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北朝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3|回复: 0
收起左侧

海盗刘香真的参加料罗湾海战了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海盗刘香真的参加料罗湾海战了吗?

文/慎由戎

        刘香,又称作刘香老,《热兰遮城日志》记作Janglauw,称之为“虚伪的朋友”。他本来是郑芝龙的部下,于1628年跟李魁奇一起脱离郑芝龙。1630年郑芝龙击败李魁奇时,刘香逃脱了。1632年左右他整合了李魁奇的余党,《热兰遮城日志》1632年2月26日条曾提及:“在南方的海盗Zapzihou(江树生先生认为Zapzihou仅见于此处,应该就是指刘香)还继续在收编船只扩大势力”,随从剧增,形成强大的势力,据称他有伙党1万余人,拥有战舰200多艘,横行粤、闽、浙三省,是东南一大忧患。


        《热兰遮城日志》1632年8月12日条,荷兰人通过几艘从中国来的小戎克船得知海盗刘香在漳州河附近制造骚乱,并北上福州的消息。荷兰人认为海盗刘香横行海上,与以前李魁奇与钟斌一样,使原本就生意惨淡的大员贸易更加凋零,是故荷兰长官普特曼斯在8月16日就决议:“前往澎湖,如果天气良好,就率领那四艘快艇去漳州河里面或其附近找海盗刘香,(如果情况允许)要立刻去攻击他,把他收拾起来,不要像以前发生多次那样,让他们佔尽我们的便宜,仅用言语牵制我们,因为那样,只有让我们大大浪费时间并遭受严重损失而已。”

        不过到了9月6日,在大担做生意的普特曼斯收到了郑芝龙的信,信中提到了刘香,“警告我们要小心警戒海盗刘香,他也很高兴我们有意要消灭这个海盗,但是在他接到去消灭该海盗的命令以前,不敢邀请我们去协助他做这事。”不过此信最重要的是郑芝龙受到新任巡抚邹维琏的压力,警告荷兰人:“为避免大官的猜疑,造成灾难,请我们不要再派戎克船去石井,也不要搭快艇来金门沿岸停泊,要在大担或浯屿交易,不过最好回去大员,在那裡等候商人运货去交易,这样对公司比较好。”这种表态无疑令普特曼斯十分不满,而邹维琏上任后开始实施更加严厉的贸易禁令,令官员严密监视沿海,使荷兰人再也无法如意在厦门湾交易,在大员交易也无法满足需要。普特曼斯此时觉得郑芝龙以前的一切自由贸易承诺都烟消云散了,随着他的挫折感逐渐累积,对郑芝龙已经不抱希望。

        普特曼斯于1633年4月22日返回巴达维亚,他在述职时指出,自由贸易非以武力开始不可。4月30日,巴达维亚当局终于决定发动战争。6月2日,普特曼斯出发前,巴达维亚总督与东印度参事会训令他:“使用武力以开始中国贸易,袭击海盗刘香,猛烈进攻中国沿岸。”首先袭击海盗刘香是因为要“用夺得(刘香)的人和船加强他(普特曼斯)的船队和人力”。

        7月5日,普特曼斯的舰队于中午到达南澳,想去寻找刘香的踪迹,但得知郑芝龙在广东又与刘香恶战一场,“刘香逃去北边”,便决议不在浪费时间寻找刘香,而是直接开始作战。11日,普特曼斯率主力抵达厦门湾,偷袭了郑芝龙的舰队。

        7月26日,普特曼斯收到了郑芝龙的信件,要求荷兰人赔偿损失,而且“一官在他私人的书信里痛斥说,我们趁他无备,他的戎克船搁岸清洗的时候去偷袭,不算公司的胜利,如果向他宣战,他将以战士的态度应战,到那时候,谁战胜,谁才有光荣,还写了其他英勇光辉的词句。”

        普特曼斯召开评议会决定:“继续对中国的战争,在中国沿海大肆烧抢,直到中国大官对我们海上的威势和能力有所见闻,满足我们的要求,准许我们自由无障碍地贸易。”但他同时感到兵力不足,于是改变最初的作战计划,转而联合海盗刘香。27日,普特曼斯派出三个荷兰人送信给刘香、奥古斯丁(Augustijn,即日本的中国人甲必丹李旦之子,中文名字为李国助或李大舍)和另一名海盗Sabsicia,“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愿意跟我们并力攻打中国,可以自由地来我们这里,如果他们载有商品,我们为要感谢他们,将予全部收购并予付款。而且,我们将允许他们自由通航大员、巴达维亚,以及所有我们有城堡的地方,此外还说,现在是他们不必单独执行他们计画的适当时机,只要他们能继续使我们自由的交易,就能得到我们永远合作的保证。”

        8月29日。下席商务员Michiel Snell带回刘香与李国助的回信,“信里告诉长官阁下及议会说,他们的人员还不能确信,我们已经认真地对中国及一官发动战争,因此派遣几个他们的队长及人员亲自来看看,这件事是否真实,因为我们曾经向中国保证过,要对付上述海盗,用我们的兵力把他们打败消灭,以讨好一官,现在要他们立刻把他们的兵力带来跟我们的兵力合在一起,是要使他们变成非常的衰弱。又说,一官的狡滑,他们很清楚,他一定是给我们漂亮的许诺,引诱我们这样来向他们请求的,其目的无他,只在于要借用这方法把他们击溃,因此劝我们不要接受一官的提议,但要相信他们,跟他们交易,如果我们这么做,他们就准备很诚信地全力协助我们对抗中国,直到最后我们和他们都获得要贸易的目标。”也就是说,刘香等虽然对合作有所怀疑,但还是对荷兰人的提议相当感兴趣,于是双方开始商讨合作事宜。

        9月14日,海盗Sabsicia来见普特曼斯,并带来奥古斯丁的信,“在信里写说,如果我们愿意跟他们建立忠诚信实的关系,我们这方面就须派一个重要人物去他们那裡说明我们的计画,这样他们才能完全相信我们;虽然他个人对我们已经完全信任,但还无法去除他的队长们不安的猜疑,为要使我们派遣一个我们重要的议员去他们那裡,他们也派他们的朋友Sabsicia来这里当人质,留在我们这里,于上述人物到达他们那里以后,他们就会立刻率领他们全部兵力来我们这里,忠诚信实地互相合作,全力执行我们所有的计画。”

        9月18日,刘香、奥古斯丁属下六艘海盗戎克船前来与荷兰人会合。翌日,普特曼斯派一艘海盗船带信给刘香、奥古斯丁,“信里回答他们说,对于他们要来我们这里还有那么犹豫的意见,使我们大感惊奇,他们应已知道,我们如何在厦门烧毁国家舰队,而且现在还每天跟中国在作战。因此,他们如果要诚信地跟我们并肩作战,帮助实现我们的计画,就请不要害怕,尽管前来我们这里;还向他们许诺,我们不会背着他们单独跟大官们交涉商谈,他们也很快地会参与交涉商谈,使一切都能毫无欺骗地进行。”

        9月21日,刘香属下一艘海盗船前来,称:“他们大家本来已经都准备好要来此地,刚好有一艘柬埔寨的戎克船船长来到他们那里,赠送奥古斯丁和刘香一戎克船的米,并向他们说了很多要小心被骗的话,他们因此决定暂时中止前来此地,而前往澎湖去了。”这很可能是刘香的托词,可见他还不是完全信任荷兰人。

        9月22日,几个海盗头目前来邀请荷兰人一起去抢劫一个有很多米和牲畜的岛屿,普特曼斯马上答应派考斯特尔前往,但因暴风延至10月6日才开始行动。另外,荷兰人一艘搁浅的戎克船在10月10日受到明军的攻击后,在那附近的海盗马上进行救助,并拿来十余颗首级向普特曼斯邀功。

        此后,刘香、李国助陆续派出属下戎克船加入了荷兰人的船队,“每艘都要在大帆的顶端飘挂一面有个白色公司标志的蓝色旌旗”,但他们本人和主力始终没有前来。

        料罗湾海战后,11月26日,Sabsicia带来刘香的信,“刘香本来带领他的军队要去跟我们的军队联合,但在漳州河前面遗憾地得悉我们的不幸战败,又因强风无法横渡此地,因此只好向南前往Pedro Branco(香港东北方的大星山岛)附近,在那里等候回音,并看看在这期间能否捕获大船。”

        这次不愉快的合作,并未打断双方联合的意愿,12月6日,普特曼斯给决定“派快艇Wieringen号去Pedro Branco附近会见刘香;并决议,该快艇Wieringen号要载三千里尔去那裡,向他购买所能买到的东西,并向刘香保证,只要他的人不妨碍漳州河与大员之间的航路,我们将对他很好;也许,长官普特曼斯阁下(如果中国方面不允许我们贸易)还会于本季跟他见面详谈,并从巴达维亚带来新的兵力,去跟他会合。”

        但是,随着福建当局与大员贸易的逐渐展开,普特曼斯将与福建当局的关系排在了第一顺位,导致刘香进攻热兰遮城,最终还是成为了荷兰人的敌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朝论坛 ( 辽ICP备16018295号-1  

GMT+8, 2020-1-18 11:04 , Processed in 0.039795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