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141|回复: 288
收起左侧

宋元英雄志——集体穿越到宋元之交改变世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7-26 18: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一百多号各怀鬼胎的陌生人突然穿越到了宋元之交的1250年,面对滚滚而来的蒙古铁骑,他们是奋起与命运抗争,改变扎在每一个汉人心中的那根刺——崖山之变的结局,还是愉快的加入蒙古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7-26 18: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ANSTS 于 2020-7-26 19:09 编辑

第一卷      时空迷雾

一(上)

“舔狗!”
“贱人!”
“备胎!”
“婊子、破鞋、臭三八,无耻贱人、狐狸精,母狗、浪货……”
“你骂谁呢?”男孩问女孩。看女孩没反应,他又说:“我骂我小叔呢!他贱兮兮的,女朋友拿他当备胎涮火锅……”
女孩翻了翻白眼,嘟着嘴说:“我骂我妈呢,小妈。还有我爸。两贱人!他们又怀了个小崽子。一对奸夫淫妇。”
男孩有些茫然:“其实我爸妈也离了。我爸甩手跑非洲了,我妈跟了个五十多快六十老头嫁到澳大利亚看袋鼠……”
两孩子坐在湖边沙滩外的石板路路牙子上,都十一二岁年纪,男孩清瘦,女孩圆脸,有一对大眼睛。他们都沉默了下来,女孩扯着路面下的青草,男孩茫然地看着远方。远处青山隐隐,近一些能看到参差不齐的大厦高楼,然后是游乐园标志性的摩天轮,再近一些是微风吹起波澜的大湖,以及湖边浅浅的沙滩。
“想泡我么?”女孩突然问道。
“嗯……”男孩期期艾艾,脸红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才说:“我想……我们要是能穿越多好?”
“穿越?”
“是啊。穿越到一个没有爸妈和小妈,以及小叔的地方去。就像哆啦爱梦和大雄……”
“你……你说我是大饼脸,像机器猫么?”
“我……”

男孩的小叔,一个叫曹商的公务员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向两孩子那边看去,心里骂了一声:小子,也知道泡妞聊骚了!又觉得男孩女孩身后似乎有股雾气,两人看起来有些朦胧。他摇了摇头,心道这大太阳天,哪来的雾啊。感到眼睛有点涩,揉了揉眼睛,从烧烤炉上拿起两根羊肉串,脸上堆满了笑回头对躺椅上的女友陆盼兮和她的闺蜜魏娜说:“二位小主,尝尝奴才这手艺入口否?”
烧烤是个细心活,曹商将早一天切得薄厚均匀的羊肉片用竹签串起,用刷子将蘸碟里的调料刷在羊肉片上,动作如行云流水,跟夜市里假维吾尔烧烤师傅比起来也差不到哪儿去。魏娜接过羊肉串,吃了一口说:“曹科,手艺不错啊!不油不腻,还孜然味的,一点膻气都没有。”
“那是。”曹商笑着夸了几句自己的厨艺。站在烧烤炉前,他一边擦着汗水,一边说些官场段子逗陆盼兮魏娜开心。
官场段子多半带色,陆盼兮皱眉哼了一声,说:“你们混官场的是不是就这点爱好啊。又没素质又下流。”
对陆盼兮的讽刺曹商似乎充耳不闻,他烤好羊肉串,又到一旁铺在沙滩上的台布上端来切好的西瓜,还有火龙果,甚至在台布上还专门放了个烧炭炉子咕嘟嘟泡着一壶茶,取出茶杯,细细用矿泉水将杯子洗了,倒好两杯茶用托盘托着放陆盼兮和魏娜中间一张折叠桌上,说:“古树普洱,三泡三洗,入口醇厚有余味。盼兮你体寒,该多喝点普洱。我回头将茶叶给你装好,记着带回去。”陆盼兮端起茶喝了一口,有点烫着了,咳嗽几声,将茶杯重重放回桌上,说:“烫死我了……”
曹商赶忙递过纸巾,说:“这茶得小口啜饮,”看陆盼兮白眼球翻起,忙改口说:“可能普洱味有点苦,不合你口味。我车里还有上好的白茶……”陆盼兮说:“算了算了。我是俗人,没那喝茶过日子的闲心雅致,你的茶留你喝吧。”
魏娜看曹商有点不好意思,插口说:“哟,我的曹大科长,还没拜堂呢先孝顺上了。就是偏心的狠,我也口渴,还爱喝茶,也不见你半天递一杯。”曹商对付魏娜就自然多了,他掉头说:“娜主子多心了。我这不是怕你烫着么……来,娜主子,请茶。”逗着魏娜咯咯笑。
陆盼兮哼一声说:“一天没个正经话,什么主子奴才的,也是,衙门里就需要你这种倒水沏茶、吹嘘拍马的奴才太监!”
这话说的魏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曹商毫不在意,干笑几声揭过话题,顺嘴又讲了些古时候太监和宫女对食的段子。他这人特别会聊天,一张嘴就是大千世界,古今中外奇闻异事随口就来,不一会就把魏娜逗得跟老母鸡一样咯咯的笑,陆盼兮也装不了冷面美人,跟着笑了几声,虽然总带着些嘲讽意味。
离他们不远,七八米外另一个烧烤炉旁,同样躺在沙滩椅上的张婷婷瞅着那边的欢声笑语一脸羡慕样,嘴里说着:“嘿,别看曹科小鼻子小眼的,还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五好孝顺男票啊!”
“什么男票女票的,你能不能少说些网络上那些浑话。孝顺,那是给爹妈的,孝顺女人,这是什么话?”她老公王青杨厚重的身躯背对着她,也在烧烤炉前忙乎着,顺嘴说道。
张婷婷撇了撇嘴,闭眼养了神,突然嗅到一股异味,又闻了闻,喊道:“焦了,老王,你怎么搞的,肉串都烤焦了……”
“哦,”背对着她的王青杨扔掉几串烤焦的肉串,又重新刷了几串放炉子上烤,但总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不时往曹商那边瞅着。张婷婷皱了皱眉,但知道他这些天心烦,也没敢咋插话。
另一边曹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像王青杨那边看了看,说:“王总好像在叫我。他跟我哥多年生意上的朋友,盼兮,娜主子,你们先吃着喝着,我过去跟他聊几句。”拿了二三十串肉串,走了过去。
王青杨是曹商哥哥的中学同学,中学毕业后当了兵,然后退役,自己开公司,现在是本市一个房地产公司老板。他一米八几大个子,身材魁梧,腰杆挺直,肚子稍有点往出凸,方面大耳,剑眉星目,算是个中年帅哥。虽然只穿了件国内品牌T恤,一条耐克运动裤,手腕上也不过浪琴,但整个人都显示出低调的自信,一种成功男人风范。
曹商走过来向张婷婷打个招呼,递过去几个肉串,问:“嫂子几个月了?预产期什么时候啊?这次该是男孩吧。”王青杨递给他一根烟,说:“四个多月了吧。预产期还早,总得到九月份。男的女的,医院又不给做B超,谁知道。”
两人寒暄几句,王青杨问曹商土地局管规划审批的徐处长跟他好像是同学,找时间把徐处叫上聚聚?后山深处有个新开的桃源山庄,有温泉,也隐秘,一般人都不知道,过几天吃喝温泉唱歌搓麻一条龙。
曹商笑笑,也不接话,只是抽烟。今天他刚到沙滩时看到王青杨带着老婆孩子也来烧烤,知道这并不是偶遇。他早听说王青杨先前离婚分给前妻一半家产,自己又到澳门赌博输了几千万,现在快要破产了,正惦记着将手上一块工业用地更换成商业用地翻身救命呢。他想了想,说:“饭现在可真不敢吃。等过几天,我帮你约约徐处,看他时间,一起喝杯茶就行。”
两人正事说完,又谝些闲天,王青杨问那边哪个是你女朋友啊?叫过来一起玩呗。曹商说那高个的,戴眼镜,皮肤有点病态白,叫陆盼兮,高知,数学博士,专业是什么图论,一般人都没听过这专业名,现在省里大学副教授,自己追了快一年,估计没戏。王青杨就笑着说你曹科现在可是组织部领导,年轻有为,人又精神,还仁义顾家,要事业有事业要人才有人才,什么高知也迟早拿下!就等着喝你喜酒封个大红包呢。曹商摆摆手说可不敢称领导,就一跑腿的。
张婷婷突然说:“青杨,也叫珂蕊过来吃东西啊!咦,什么时候这么大雾,珂蕊……怎么看不见人了?”
王青杨和曹商心里咯噔一声,感到一阵莫名的惊惶。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两人对视一眼,很快明白心里的惊惶从何而来。寂静。从没有过的寂静。这处沙滩围着市里城边子一处大湖,其实是新铺的,是新开发的市郊湖上乐园的一处景点,五月天热起来后周末来这里烧烤钓鱼的不少人,怎么会听不到人声呢?再说,离这边不到一里地就是个游乐场,那边更吵。东边还有一个湖景小区正在施工,工地上声音两公里外都听得清。公路也最多离这一里多地,怎么来往车声也听不到了?他们似乎不是在众声繁杂的城市边上,竟似处于荒无人烟的旷野中,耳边听不到一点声音——不,只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还有,怎么这么大雾啊?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6 18: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ANSTS 于 2020-7-26 19:09 编辑

一(下)

雾好像随着他们话音蹦出来的,蓦然间白茫茫一片,他们三人还能互相模糊看清眉眼,离他们只有三十来米的湖水就一点都看不清了。连水波声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两男人狐疑的对视,都拿不定出了什么情况,但好在这地方就在城边子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心里还镇定,张婷婷一个女人就不行了,拉着哭音大声喊:“珂蕊,珂蕊……电话怎么也没信号了。老王你快想办法找找她啊。那可是你女儿,别出什么事再说我对她不亲……”
“能出什么事?我闺女有我呢,用你对她亲么?”王青杨压着嗓子骂了几句,张婷婷更忍不住哭了起来。曹商忙插话说王珂蕊跟他侄子曹子衿同班同学,刚才好像一起在草地那边玩,应该出不了啥事,他现在去找找。
正提步要走,看那边魏娜似乎在喊他。王青杨说:“曹科你留下看着三个女人吧,我去找找两孩子就行。这鬼天气,五月里扯这么大雾!”曹商心想那两孩子应该跑不远,说:“麻烦王总了。我家那小子你带过来后喊我一声就得。”
这雾是大,两烧烤摊子离了七八米远,看着就影影绰绰了。曹商将王青杨这边收拾了一番,带着张婷婷在雾中摸回陆盼兮魏娜身前。魏娜带着哭音说:“你可回来了。这么大雾,又一点声音都没有,太渗人了!电话也没有了信号。我们快回家吧,这儿吓死我了……”
陆盼兮倒是镇静,坐在魏娜旁搂着她说:“这么大雾,我们也回不去,还是收拾下东西,先到停车场那边,等雾散了再回家。曹商,你去找找曹子衿,你这人太不靠谱,孩子叫你声叔你得负责任啊。”
说话间张婷婷捂着肚子喊疼,好像是动了胎气,曹商赶忙扶着放在另一张躺椅上。他跟陆盼兮魏娜三人合计,王青杨找人这快二十多分钟了吧,没点声响,确实诡异。陆盼兮就说他也快去找找人吧,这边东西她跟魏娜收拾着,人找到了到车那边会合。
曹商从自己带来的一堆东西里摸出根橡胶棒,点亮手机电筒,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摸去。一边大声喊着“曹子衿”,可这声音就像躺床上捂着被放了个闷屁,在浓雾里连自己个都听不大清楚。走了十多分钟,他心里喊一声不对啊!浓雾虽大,看不清前方,但他记忆中还是能辨清基本方向的。他应该是从沙滩往草地那边摸索,而草地到湖边只有五十多米,十多分钟时间,别说沙滩,那片草地他也早走过去了,应该窜公路上去了。难道他方向记错了?没有朝着草地方向,只是沿湖在沙滩上转圈?
他方向感一向很强,开车只要走过的地方就从不用GPS,这时心里不免疑惑,突然看见前面有灯光闪烁。走几步看清是孤零零二层楼房,一楼门上闪着霓虹灯光。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6 19: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霓虹招牌上的字看不清楚,但他记得这地儿好像是个超市,叫什么宋元超市,就在停车场旁边。怎么摸到这儿来了?也许王青杨跟孩子们都在超市里呢,他往前走去,突然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喊了声“嗨”。
他肌肉一颤,手中橡胶棒向后砸去。身后一个身影一闪,一张大手捉住他手腕倒拧着转了一圈。
“疼,疼,疼……”他转过身看清来人,连声喊着:“王总,王哥,我,曹商,小曹,疼……”
王青杨放手问他:“远远看着个人影,走近了看着像你,喊你你又不应声,拍你一把,怎么回手就打啊?”曹商翻个白眼,心里说你无声无息从身后拍我肩膀,谁知道是人是鬼?先出手不吃亏不是!谁想老王以前当过兵,捕俘擒拿的功法没撂下,这家伙出手真黑。咦,他什么时候喊我来着?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6 19: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人一对话,越说越惊异。王青杨从跟他分手找孩子开始,走了四十来分钟,沿湖都能转一圈了,可啥玩意没见着,一直都在沙滩上散步。
“你……那么大个游乐场也没看到?我们来时,上百大人孩子在哪玩呢!这还真见鬼了?”曹商瞪大了他那小眼睛,吃惊的问。王青杨瞪了回去,意思是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两人对眼也对不出答案。没办法,先往超市哪里走吧,哪里好歹亮着灯,两孩子也多半找过去在超市里玩呢。两人往超市那边走了百十来米,能看清霓虹招牌“宋元超市”四个闪光大字了,见不远处突然有一辆车打着远光灯就向超市冲了过去。
“这开车的喝多了吧!这么猛,要往超市撞啊……”曹商嘟囔着说,突然声音了大了起来:“呀……怎么有两孩子……那是曹子衿……曹子衿,你杵哪里装啥呢,快闪开……”
远光灯很亮,穿破迷雾飞速而来,曹子衿王珂蕊似乎被吓呆了,两人牵着手,瘦小的身影在飞奔而来的车前显得是那么无助。王青杨摔开大步猛跑,离两孩子还百十来米,眼看来不及了,从胸腔里闷呼一声:“珂蕊……”身子软软的就倒了下去,顺手把身边气喘吁吁赶过来的曹商也拉倒摔在地上。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7-26 20:20: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龟龟,又有新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6 22: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dodo 发表于 2020-7-26 20:20
龟龟,又有新书了

多谢捧场,多提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7 19: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冲过来的是一辆特警冲锋车,它身后跟着的猎豹SUV,也是一辆警车,再后面是一辆小货车,同样是警车。就在冲锋车快撞上孩子时,一道身影闪过,将两孩子从车前拉了出去。拉开孩子那人被车蹭了一下,人跟着摔了出去。
冲锋车仍然向前冲着,猎豹窜过来在它屁股上狠撞了一下,将冲锋车撞的歪歪扭扭又向前滑了十来米,前车胎斜斜蹭到超市前两层台阶上才戛然停下。
猎豹里下来一个警察,个子不高,借着车前大灯的光能看出他长得挺老气,干枯黑瘦,一只手捂着头,人不停摇晃。看见跑过来的曹商,他沙哑着嗓子问了一句:“请问,这是哪儿?”
曹商没有回答他,狐疑的看了看车牌,反问他:“这位警官,你从G市来的?”他心里十分疑惑,G市在大西南啊,跑到地处西北内陆的Y市执行公务,怎么没有本地警察陪着?而且还出动了G市特警。Y市有多重大或隐秘的公务,需要调动千里之外的外省市特警?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7 19: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救下两孩子的是个年轻小伙子,一头黄发,哎吆哎吆喊疼,他还有个同伴也是黄发,蹲在他身边一脸焦急样喊着:“你个瓜怂,逞啥英雄……这是那点撞坏了?也不见出血,别是内脏撞出问题了?”
王青杨拉着两孩子,从头到脚仔细摸了个遍,问他们疼不?两孩子有点吓傻了,期期艾艾说不出啥,但看起来没啥大事。他一颗心放回了腔子里,走过来感谢两年轻小伙子,安慰他们说救人这位英雄看起来也没多严重的伤,随后又表示让他们放心,稍等雾小一点就送这位英雄去医院,什么CT脑电图都用上,全身检查个遍,钱的事不用他们担心。最后才问他们是从哪来的,家住哪里,要不要通知家人?
他没有猜错,这两小伙子都是民工。救人英雄的同伴简单说了下他们情况,两人都是是郑州建筑工地上的架子工,中午下了工在工地左右溜达,突然扯起大雾,寻摸了大半小时也寻摸不回工地,就见一辆车冲向了两小孩……
“王哥,王哥,”曹商带着两个警察走了过来,向他介绍:“这二位是G市警察,正在执行公务。”
“警察?警察咋了?执行公务也不能车开成那样啊?你们是喝酒了吧,那个分局的,说出警号,我要投诉!”王青杨一肚子火,曹商这小子不愧是公务员,和警察都占一个公字!他就那么一个宝贝公主王珂蕊,由不得曹商在里面和稀泥。
“王哥,王哥,别气别上火,听清了,他们是G市的。”
“G市怎么了?G市警察也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还能欺负人民……”
“王同志,对不起,”曹商身边的老警察打断了他的怒火,说:“我叫韩四海,是G市开发区刑警支队副队长,这位是我们开发区特警一支队政委张永,我们正在执行一项紧急公务,前面那辆车刹车出了点情况……如果撞伤了人,我们负全责。只是不知怎么的,车上的导航也出问题了,我们好像迷了路,手机也没有了信号,同志,你能确定这儿属于Y市么?”
“能啊。你们从G市到Y市执行公务,没有我们市警察陪同么?”韩四海的问题问的特别奇怪,王青杨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这……真他妈见了鬼了!”韩四海突然笑了,以一种带着点嘲讽的语气说:“我们刚在本市所辖一个县里山区执行了个抓捕任务,回市区路上正中午的突然就扯起大雾,不到半小时时间,怎么就从西南到西北了?”
王青杨也愣了。这老警察不是在讲鬼故事吧? G市他去过很多次,百度上查过两地之间的路程,记得直线距离有1804.3公里,飞机半小时也不可能从G市到Y市啊。他突然想起来,那两黄毛民工中午从郑州一个建筑工地上出来,溜达着就到了Y市……
郑州?
“是见鬼了。”王青杨说。
Y市、G市、郑州……西北、西南、中原……用线连起来是个三角,可在这个时间点,哪哪都不可能挨着啊!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7-28 02:33: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要那俩郑州小伙子充当“临安行在”的官话翻译?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8 11: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盼兮、魏娜和张婷婷收拾了烧烤那一摊东西,也在大雾中摸着找到了超市门前。这个超市本来就在停车场外,苏盼兮方向感奇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中她靠着手机电筒竟然找到了停车场,奇怪的是停车场里其他的车都不见了,只有王青杨的路虎和曹商的JEEP自由风两辆车。停车场收费的老大爷也不见了。大雾中,熟悉的世界似乎全消失了,只剩下了她们三个女人。魏娜和张婷婷紧张的发抖,苏盼兮却一直保持着镇静,将她们又带到了亮着灯的超市门前。
她们看到曹商、王青杨和几个警察站在一起,走上来问了情况,也傻了眼。这事,怎么听都不现实,透着点诡异劲儿。
诡异的还有这家超市。曹商记忆中,这家超市跟停车场隔着一条马路,独栋两层小楼,看着门面也并不算大。韩四海记忆中,自己抓捕的那个犯人据点在一个村子里,村外五公里多一点的地方,这个叫宋元超市的独栋二楼,就孤零零的挺立在路边。超市同样存在于那两个民工记忆中。他们提着啤酒瓶子压马路的时候看到了宋元超市招牌,还准备回头到超市里买烟呢。
除了他们三拨人,影影绰绰的又有十余辆车轰鸣而来,比车多的是人,也许是相信警察吧,人们都向这边围了过来。这些人南腔北调,神情惶恐,开口问的第一句话都是:“这是哪儿?”
韩四海跟他们聊了几句,这些问路的人来自天南海北,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成都、十堰、榆林……同一时间,莫名其妙的遇到了一场大雾,走到了这家宋元超市前。大家都很茫然,但多半人还算镇定,或者故作镇定。
雾越来越大,王青杨、曹商和几个女人商量了一下,情况不明,雾又太大,盲目开车找回家的路太危险,还是先到超市里避一避。几个人和黄毛民工的那个同伴,将受伤的黄毛民工抬进了超市里。
走进超市,他们几人都大吃一惊。印象中,这家宋元超市不论在Y市还是郑州,都只是两层小楼,从外观上判断,楼里最多也就二三百平米实用面积,两层楼加起来有个四五百平米。可他们走进来一看,这家超市光底层就近一千多平米,两层加起来,怕有小三千平米的使用面积,一楼超市入口外还有几家商铺,药店,一个比较大一点的五金铺子……这都是一个小型商场了。
超市里灯光柔和而又明亮,货物齐全,货架林立,一楼到二楼的电梯兀自转个不停,但就是没有顾客和售货员。那些药店烟酒专卖店服饰店以及五金铺子等等,同样没有顾客和售货员。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8 11: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去,这氛围有点像恐怖片啊!”从超市门外走进来的一哥们说,他身材匀称,后背上背着个大旅行包。
“僵尸片吧。雾一散,就一堆僵尸围了过来追着我们咬,像《我是传奇》里那样?”他身边跟着一姐们说。
“感觉更像《迷雾》……”
又有十多人走进了超市。他们并不像购物的顾客那样迈着闲适的步伐,所有人都神色匆匆,带着点惊惶、诧异,口音大半是普通话,却夹杂着不同地方的音调。
黄毛民工一直喊疼,可也说不出来到底哪儿疼,曹商几个将他抬进药店里,一屋子药,可几个人里也没有医生,也不知道黄毛到底那伤着了,该吃什么药为好,一时间都有些手足无措。
“麻痹的……”曹商骂了句脏话,看陆盼兮扬起了眉毛,知道她最讨厌脏话,声音当时小了下来:“那些警察撞了人就不管了,怎么为人民服务的?”
王青杨说:“这么着吧,我出去找找那些警察,跟他们商量一下撞人这事怎么处理。顺便看看雾小点没有,要能看清路的话,我们还是赶紧想办法回家。你们问一下进来的这些人里,有谁懂医的,给这位兄弟先处理一下伤势。”
他说走就走,曹商跟着他走出药店,一眼就看到一个白大褂男医生,后面跟着两个穿蓝色护士服的小美女。曹商走过去,搭讪了几句,知道了男医生叫郭海,是天津一医院创伤科医生,高速路上发生了车祸,他出急诊,急诊车莫名其妙就开进了大雾里……然后就来到了宋元超市门前。
“你说介叫嘛事啊!多前儿也没见介么大雾!车到半路上,嘛都看不到了,没着儿没落儿的……”郭海长得特喜兴,像包贝尔,说话带着点天津人的哏劲,曹商含着笑,把他请进了药店。情况一介绍,郭海跟那两护士妹妹傻眼了。
“介个……介两弟弟是郑州的?大哥和介二位姐姐是西北的?您的意思是,就介晌午一会儿功夫,从郑州到西北到天津,咱们凑一块儿了?我怎么就介么不信呢……”
“介个……我也不信啊!”曹商学着郭海口音,笑着说:“感觉老天是拿咱们开涮呢……不过,医生不是以救死扶伤为天职么?郭医生,这兄弟被车刮了,麻烦你看看他那受伤了,是不是要抬你们急救车上做手术啊?”
郭海倒恪守医生的本分,初步检查了下黄毛民工伤势,说:“没嘛大事。估计就是肋骨骨裂了,肩膀介块肌肉有些撕裂,其他都是些小擦伤。”两护士在药店里找了找,消炎药缝合线双氧水医用夹板竟然全都有,也不用去急诊车上再取了,郭海在药店里现场就给黄毛处理了伤势。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8 11: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砥柱孙传庭 发表于 2020-7-28 02:33
这是要那俩郑州小伙子充当“临安行在”的官话翻译?

呃,宋元之交的官话与现代河南话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两者并不想通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8 16: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曹商是个闲不住的人,在郭海处理黄毛民工伤势的时候,他在超市里四处转悠。从超市门外进来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大概有三四十号人了吧,但撒在两层近两千平米空间里,还是冷冷清清的。门口外几个特警扶着人也走进了超市。他们现在也算熟人,曹商过去问了问情况,那个老警察韩四海和另一个警察段鹏开着车找路去了,王青杨好像也跟着他们一起开车去找路了,刚才撞车时有两三个警察和他们抓捕的嫌疑犯都受伤了,剩下的特警看到了门外的120急诊车,问了车上司机说是医生到超市里了,这时将人扶了进来找医生。
曹商将他们引到药店里,又独自出来在超市里溜达。超市里这时已经有五六十号人了,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神情都显得有些茫然。曹商混迹其中,他天生面善,有一双始终看起来在笑的眯眯眼,很快与一些人熟络攀谈起来。
曹商能感觉到有一些超现实的事情在发生,但头脑中的理性,使他拒绝相信正在发生的事情。其他人都跟曹商差不多,是被科学、逻辑、理性等词从精神上塑造出来的现代人,对于眼前正在发生的超现实,最初的感觉总是怀疑。也许是在做什么真人类综艺节目吧?摄像机在哪呢?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8 16:25: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会是外星人把我们绑架了吧?要拿我们做试验?”有人戏谑的说。
这话听起来像笑谈,有人搭腔,鬼扯起什么三体、第九区之类的神话。一个美女,不停的拨打电话,最终气的将手上的最新款苹果狠狠摔在地上,骂起了街:“SHIT! GOD DAMN  IT!”然后大声说:“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一个穿着裤衩背心,脚蹬拖鞋,带黑边宽框眼睛,有一头乱糟糟鸡窝头发的二十多岁男人说:“我叫孟……孟伟。家在京……京郊……” 他絮絮叨叨半天,大家才大致听明白他是大兴人,拆二代,无业,也不大想有个固定职业,网络上码字,写些什么穿越之类的小说,家里爹妈挺烦一直张罗着给他相亲。
“大叔,你到底想说什么啊?不看那姐姐快急出火了。” 一顶着头绿色假发,擦很浓眼影,两个大耳环晃来晃去的非主流女孩说。,
“我……我就想吧,这应该是个设定。不,不是……我是说类似于网络小说的设定,我们也许穿越了……”
“呵,呵呵……”旁边的曹商先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所有人都开始笑了。
“脑洞不错啊,大叔!”非主流少女笑弯了腰:“无限流?主神空间在哪儿?我们这是新手村,至少也得给点提示吧。”她旁边几个杀马特青年也鼓噪起来:“大叔,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主角……金手指是啥?戒指呢,戒指在哪儿?自带老爷爷还是小精灵啊?”
“套路,看多了都是套路!”一眼镜男说。
“只要不挖坑就行。哎,大叔,意思把我们莫名其妙扔这破超市就是你挖的坑?这你可不地道啊!”一魁梧大汉也笑着说。
大家伙的调侃让孟伟羞红了脸,他小声嘟囔着:“我……这就一想法……”
美女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孟伟,也许觉得世上竟有如此蠢货!但她还是嘴角勾出笑容,说:“这位……先生,想法倒是好想法,是个好的IDIE,但只有IDIE是不够的。面对困境,我们应该理性,大家应该稳定下来,理性分析已知事项,推测未知风险……至少该明白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8 23: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得好。”韩四海走进了超市。他紧皱的眉毛稍稍放松了一点,额头的川字皱纹突然展开,脸上露出个比哭好不了多少的笑容,说:“介绍一下,我叫韩四海,是G市新区刑警支队副队长。我跟我的同事刚才了解了一下,大致来说大家都来自全国不同地方,同时走进一片雾中,然后就来到了这个超市周边。这事确实不可思议,甚至有些灵异,但大家不要急,不要慌,理性分析,总能找出事件的蛛丝马迹。”
他身边特警手里的微冲泛着冷光。与其说他的话让大家冷静下来,不如说特警手里的微冲让二楼上所有的人不得不镇静以对。
“有问题,找警察叔叔没跑的。”一个穿大花西服的男人调侃道。
韩四海皱眉,继续说:“事出反常必有妖,但再怎么妖,都得有个合理的解释。或者我们要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想,大家走到一起来,必然有某个共同点,这样,小段,你跟小李几个登记下大家的详细信息、履历,从大家的经历中找到这个共同点,也许就能解开我们面对的迷局。”
“我去,这是要查我们底啊?凭什么?”花西装说。
“是啊,凭什么,哥们可不想在警察那留底!”那几个非主流也鼓噪起来。
韩四海眉头皱的更深了。挂着一级警督衔的特警政委张永,在他身边严肃的说:“吵什么吵。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们有配合我们调查的义务,这也是对你们好。”
“我去,我们又不是罪犯。你就是抓嫌疑犯,也有个无罪推定,讲点隐私权和人权行不?”
在警察和花西装以及那伙非主流吵吵嚷嚷的时候,王青杨悄悄走到了曹商身边,对他说:“认识那人么?”
“嗯……哪个?”
“花西装旁边站着的那个。”
“他是……”
王青杨附耳悄悄说出了个名字,曹商小眼睛瞪大,说了句:“窝草!没想到在这场合见到了真的杨公子!”
“一个二世祖罢了。”王青杨冷冷的说。“几年前在一个房产论坛上我跟他有过交流,那时他才刚回国……”
王青杨欲说还休,曹商心里笑笑。这时警察绕过了那几个吵吵嚷嚷的刺头,开始认真调查其他人的身份来历了,多半人处此境地还是选择相信警察,带身份证的拿出身份证,表明自己的身份和来自何方。
“没用的。”不知何时苏盼兮也站在曹商身边说:“排中律并不是绝对有效。”这话莫名所以,王青杨和曹商都以求解的眼光看向苏盼兮。她还以看弱智的眼神,以惯常的冷谈口吻说:
“警察的刑侦思维出自习惯性的反证逻辑。假定大家有若干共同点,一一筛选、排除这些共同点,剩下的那个共同点就是我们处此境地的原因。他们找杀人犯应该也是这么找的。”
所以呢?王青杨和曹商还是不懂。“所以,当需要验证无限多个可能性时,就不能宣称A成立,或者A不成立。排中律失效了。而现在我们所面对的就是一个无限可能的境地,以排中律为基础的反证法,没法检验我们所有面对的情形,‘无限’不是人类可以推测和检验的。也就是说,我们面对的迷局无解。只能等。”苏盼兮嘴角微微勾出一丝笑容。
“等什么?”
“等雾散。”王青杨仍然没听懂苏盼兮在说些什么,但对事情的发展他有自己的判断。
曹商不置可否,他眼光逡巡,在人群中扫来扫去,突然大惊道:“我操,怎么哪哪都能碰到这货啊!”
顺着他眼光,苏盼兮看到了一个长发披肩的男子,带着眼镜,身后背着个长条形的包袱,整个人看起来极有艺术气息。这人身边是一个背着旅行包同样带着眼镜的胖子,两人不停的问身边的人:“我们迷路了。请问,这是哪儿啊?”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7-29 08: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TS 发表于 2020-7-26 22:04
多谢捧场,多提意见

火龙果可是生命力非常强的品种。别看种子小,要发芽就是见土见水的事儿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7-29 08: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TS 发表于 2020-7-28 11:34
呃,宋元之交的官话与现代河南话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两者并不想通

在大怂说阿拉伯语可能还有通用性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9 09: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家有布熊 发表于 2020-7-29 08:41
火龙果可是生命力非常强的品种。别看种子小,要发芽就是见土见水的事儿

...

谢捧场,多提意见。火龙果还有这特性,我还真不知道。
目前的设想是,给穿越者提供一些有限的物资,当然,必要的种子会提供,超市里有一个农资商店。但提供的物资不会太多,不会富裕到让他们一两年就可以开发出吊打蒙、宋的实力。我的设想还是想让他们更多凭借一百来号人合力蹿出来的知识艰苦奋斗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9 09: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家有布熊 发表于 2020-7-29 08:44
在大怂说阿拉伯语可能还有通用性

秦汉之前的上古,发音方式跟阿拉伯语可能有点像,到了宋元,发音方式就已经快接近现代了。但音调还是多,现代人回去,没个一两月时间,跟宋元人语言实现基本沟通,还是挺难的。
但也不排除一两个天才,能用最短的时间熟悉适应宋元时期的口音。我的设定里,就又那么几个天才。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7-29 09: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TS 发表于 2020-7-29 09:31
秦汉之前的上古,发音方式跟阿拉伯语可能有点像,到了宋元,发音方式就已经快接近现代了。但音调还是多, ...

看多宋元的故事后我真心觉得,加入大元挺好的。当土皇帝享受生活首选投靠蒙古:lol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9 09: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家有布熊 发表于 2020-7-29 09:35
看多宋元的故事后我真心觉得,加入大元挺好的。当土皇帝享受生活首选投靠蒙古
...

其实,蒙古人真挺好忽悠的。你只要把蒙古人拍舒服了,他的赏赐比汉人的皇帝大方多了。最好还能神棍点。会占卜算命什么的。耶律楚才其实就是给蒙古大汉们占卜的,跟那些阿拉伯术士、回鹘术士、和尚道士们没啥区别。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7-29 09: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TS 发表于 2020-7-29 09:41
其实,蒙古人真挺好忽悠的。你只要把蒙古人拍舒服了,他的赏赐比汉人的皇帝大方多了。最好还能神棍点。会 ...

哪怕当个日语翻译也比高丽这群二传手强多了。我们同情大怂主要就是离得远,还有民族主义加成。蒙古人打仗狡猾,治国不狡猾,挺懒的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7-29 09: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TS 发表于 2020-7-29 09:41
其实,蒙古人真挺好忽悠的。你只要把蒙古人拍舒服了,他的赏赐比汉人的皇帝大方多了。最好还能神棍点。会 ...

有时候还真有点新版黄飞鸿里洪金宝那句话:“他们对你有我好吗?”这话蒙古人真的说得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9 09: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家有布熊 发表于 2020-7-29 09:48
有时候还真有点新版黄飞鸿里洪金宝那句话:“他们对你有我好吗?”这话蒙古人真的说得
...

最简单的例子,那些北方世候。在蒙古国灭金以及以后十几年里,这些北方世候可都是相当于有独立军权政权的军阀,在蒙古到元这个过程中,除了像李家这种铁心造反的,其他那些世候基本上都整合进大元系统了,而且多半成为大元上层建筑的一部分,是大跟脚人,与大元同富贵。
这你放到从汉到明历代王朝里,这些世候大部分最后的结局都是抄家灭族吧?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7-29 10: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TS 发表于 2020-7-29 09:58
最简单的例子,那些北方世候。在蒙古国灭金以及以后十几年里,这些北方世候可都是相当于有独立军权政权的 ...

包容军阀这个事情~~~~
大怂也是做得的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7-29 10: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TS 发表于 2020-7-29 09:58
最简单的例子,那些北方世候。在蒙古国灭金以及以后十几年里,这些北方世候可都是相当于有独立军权政权的 ...

比如说,岳飞要是有一点私心,大怂官家绝对是能舔的。要名给名要官给官,捧岳爷爷到关羽的地位没压力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9 10: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家有布熊 发表于 2020-7-29 09:45
哪怕当个日语翻译也比高丽这群二传手强多了。我们同情大怂主要就是离得远,还有民族主义加成。蒙古人打仗 ...

我其实前面还是想写一写一些陌生人,再突然沦落到陌生地方的世候,怎么组织起来这个过程。人,都是有固定社会秩序、道德和法律支撑起来的一种存在,当二***纪的人回到十三世纪,突然之间没有了秩序、道德和法律,他会发生什么变法?一盘散沙还是迅速禽兽化?怎么避免这种变化发生,将这些人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基本的秩序,其实挺有意思的。
像临高五百废那样,我是觉得太像一批工业党打游戏了。实际上,将一群人组织成一个社会的样子,可能比建立基础工业还困难。而且这批人的教育都是二***纪的,每一个人都有主意,都会算计。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7-29 10: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TS 发表于 2020-7-29 10:07
我其实前面还是想写一写一些陌生人,再突然沦落到陌生地方的世候,怎么组织起来这个过程。人,都是有固定 ...

说简单也简单。本朝21世纪的教育之厉害就在于:能当高官的都有真本事。所以要组织也容易,各自报一下组织关系,听领导的。
但是长期,很难说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7-29 10: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家有布熊 发表于 2020-7-29 10:04
比如说,岳飞要是有一点私心,大怂官家绝对是能舔的。要名给名要官给官,捧岳爷爷到关羽的地位没压力
...

南宋赵九那是没办法才包容军阀。因为他毕竟还得靠这些军阀们给他撑住基本的军事存在感。
赵九要是能打回开封,再做回太平皇帝,你看那些军阀们,韩世忠张俊们他们会有啥好下场?实际上,就在对岳飞动手的时候,赵九也开始对其他军阀动手了,只不过其他人比岳飞聪明,知道怎么保身。岳飞实在是太忠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朝论坛 ( 辽ICP备16018295号-1省举报入口

GMT+8, 2021-4-16 10:49 , Processed in 0.061744 second(s), 6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