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KANSTS
收起左侧

宋元英雄志——集体穿越到宋元之交改变世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3 07:00: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去架空区?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3 09: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捧场,多提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8-13 10:26: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TS 发表于 2020-8-11 22:10
谢谢捧场。五千字……嘿嘿,那就变成纯肉戏了。我肉戏是真不太在行,还请包含一二
...

感觉最新这两章过渡得有点突然,毫无组织的意外穿越众从确认回不去后的绝望放纵到建立组织收拢人心的过程还真是需要5000字以上说明的。这里面必然有大量的冲突和斗争,甚至需要血淋淋的事实教育。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3 11: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伊祁 发表于 2020-8-13 10:26
感觉最新这两章过渡得有点突然,毫无组织的意外穿越众从确认回不去后的绝望放纵到建立组织收拢人心的过程 ...

血淋淋的现实教育,后面就会有的。这一段过后就是内部的暴乱和整顿。
至于从绝望放纵到收拢人心——实际上收拢人心哪有那么简单。王青杨只是偷了一个空子,当晚的绝望放纵把所有人都吓住了。这个我没有正面描写,但在后面,会在穿越众的记忆里慢慢回现当晚的一些事实。有强  奸、有见血的斗殴,有枪放脑门子……王青杨就是偷了那么一个空子,第二天一张纸先假装成立个组织,说服了一批年轻人先分派出去,然后整顿剩下的人。在这过程中,他首先完全掌握了特警力量,又基本上把退役兵组织起来,最主要的是,他把超市里存着的粮食全征集掌握在手中,然后……就不剧透了。
总之,这是我能设想到的最快在一群没啥理想的陌生人中间建立组织的方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3 11: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伊祁 发表于 2020-8-13 10:26
感觉最新这两章过渡得有点突然,毫无组织的意外穿越众从确认回不去后的绝望放纵到建立组织收拢人心的过程 ...

这第二卷的名字是初来乍到。大体上说,整个第二卷我的着力点都会是在组织的建设上。我总觉得,相比起来种田,怎么让一群陌生人建立起一个能大体互相信赖的组织,更重要。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8-13 12:04: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KANSTS 发表于 2020-8-13 11:57
这第二卷的名字是初来乍到。大体上说,整个第二卷我的着力点都会是在组织的建设上。我总觉得,相比起来种 ...

那就静待后续大作了。这也是楼主和几乎所有群穿文的最大差异点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3 12: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伊祁 发表于 2020-8-13 12:04
那就静待后续大作了。这也是楼主和几乎所有群穿文的最大差异点

种田去,临高珠玉在前,其他在古代种田的路子都成玩笑了。但我看大多数种田文,都没涉及过组织的产生、建设到底如何而来,入赤色黎明那种,就是把人变机器人,生成了一种想象的组织。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8-13 17:13: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3 18: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捧场,多提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8-14 10: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4 13: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珊珊还真骚到骨子里了,哈哈,这一会功夫把哪山大王给迷住了,语言不通,她怎么做到的?徐组长,要我说我们也别费心了,林珊珊功夫,一准活的好好地,混个压寨夫人还不是手拿把攥,就是肖大个子搞不好要被煽了当太监。”谢亚秋一直凑在望远镜前看,这时斜着眼对徐杰说,一脸调笑之意。看徐杰没理他,正想再拱拱火时,看见谢贵仁佝着腰半爬了过来,冷下脸说:“爸,你不睡着,也跑过来干嘛?”
跟这些货组队,真他妈不如跟耗子当亲戚呢!徐杰心里烦闷,但望远镜里的情况让他心安不少。他手里的95式军用望远镜比其他人的民用望远镜成像效果好的多,能看到林珊珊用手机蛊惑了领头的劫匪,被安顿到牛车上坐着,肖玉就悲催了点,那个领头的劫匪似乎看上他的高仿爱马仕皮带,夺了过去,他只能提着裤子跟活下来的三个行商被一条绳子拴在一块。那辆踏板也被抬着放在了牛车上。劫匪们又从林子深处牵过来两匹马,领头拿长枪的骑上马,似乎要走。
他用眼睛余光看到了谢贵仁,谢亚秋曾说过他爹打过越战,还是个排长,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但徐杰能从谢贵仁木讷、土气的身影里看到一种老兵的气质,一种使他从心底里尊重的气质。他让过望远镜,说:“老排长,你来看看,要救肖哥和林姐,我们该怎么动手?”
谢贵仁也没有客气,爬在95军用望远镜前,看了一会,说:“这伙人不简单,大个子和林姑娘暂时没危险,尽快通知赵班长。”又想了想,拨开草丛,拿手指在土地上划着线条,说:“还记得我们前天下午经过的那地方么,两山夹着一条缝,正对着河边开阔地,人沿着河走,没遮没挡的,我们可以埋伏在山缝里打个伏击。”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4 13: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捧场,多提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4 20: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青杨安排给勘察小组的任务是“测绘、探界、勘察地质地貌,进而摸清周边矿产资源”,缺少现代化的测绘、探矿工具,勘察小组短期内完成工作其实挺困难的。幸而穿越者有外挂,一个收旧货的大爷开着个小货车,带着大半车旧物件也穿越了过来。旧物件里有两箱旧书,其中有一套2002年出版的《中国分省地图集》,是穿越众带过来的最全面最清晰的全国地图,其中河南分册中有清晰的桐柏县及周边地图,还将县域境内的矿产资源基本上都标示清楚了。
十三世纪中叶与二***纪一零年代相差了六百五十多年,岁月侵蚀、地形变迁,虽说不上沧海桑田、山川移位,但2002年版《中国分省地图集》已完全不能反映1250年中国大陆的地理实际。就以桐柏县为例,除了古今俱有的地名桐柏县城、平氏、固城、毛集这几个地方外,其他地方都需要在地图上重新标注。勘察小组出发前,统一约定好了,将地图上的桐柏县划分21个大区,13号地区大致在后世桐柏县埠江镇和平氏镇之间,三家河以南。这块地区地势平坦,从后世唐河县也就是宋时唐州而来的土路沿三家河一路向东,有两山夹着一块山坳,正对着河边土路,徐杰就埋伏在这块山坳里,准备打那伙劫匪的伏击。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8-15 10: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这字体真大,用的几号字啊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5 14: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坳呈钳形,进口狭窄,越往里走越宽。徐杰和段龙分别爬在钳嘴形的山口两边杂草中。徐杰跟赵勇诚用手台反复沟通,计算勘察小组可用军事力量,准备用四个人前后两面夹击。他跟赵勇诚两把95半,加上段龙手中的警用微冲,再加上彭斌,足够击溃全员冷兵器的劫匪。本来他打算与段龙两人埋伏在这处山口就行,但他这一组的组员非吵吵嚷嚷要跟着一起打埋伏。他们七嘴八舌,徐杰根本招架不住,特别是姚纤苒,口口声声说他们是一个团队,做任务要一起完成,培养默契和团队精神。
好吗,这是搞团建来了。徐杰都要晕死。他回头看了看缩在山坳深处的组员,王源个SB拿着把仿56对着人甩来甩去。他有一股暴走的冲动。幸亏他早早把发给个人的子弹全收缴了,交给了谢贵仁保管。话说回来,那个私枪贩子,胡金宝,为啥那么爱仿造56?黑火药枪,弄个半自动不嫌麻烦么?多造点单管双管猎枪他不香么?
“小徐,你到底是那个部队的啊?”另一边的段龙没一点眼力见,絮叨个不停。
“你们部队平常训练苦吗?是不是每天三十公里?我也想当兵来着的,可家里不让,学习也不好,只能考个警校。你是不是有些看不起我们警察啊?赵兴刚那是个废物,他是韩队外甥,关系户……”
段龙的絮叨哪哪不挨着,确实挺烦人的,但徐杰知道他是心理紧张,毕竟过一会要杀人。其实徐杰也挺紧张的,他默不吭声,暗暗数着自己心跳。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5 14: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课程改革试验品 发表于 2020-8-15 10:47
楼主这字体真大,用的几号字啊

五号字。谢谢捧场,多提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6 14: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妹儿,看姿势,练过枪呗?”见徐杰不答话,段龙又开始烦以标准匍匐射击姿势爬在他们身后草丛里的姚纤苒。
“谁是你妹儿啊?”
“哦,那美女……”
“别。姐有自知之明,虽然天生丽质,但离美还有点差距。”
段龙还想说点什么时,徐杰腰间的步话机响了。他跟缀在劫匪后面的赵勇诚通了一会话,说:“赵班长通知,劫匪到山口还有十分钟路程了。段哥,我们再确定一下计划。”
计划很简单,赵勇诚和彭磊在劫匪身后先开枪,打掉对手弓箭手,徐杰和段龙交替冲了下去,正面打散劫匪行军队形,然后就可以自由射击了。
确定完计划,徐杰又对他们身后的姚纤苒说伏击打起来后,他们剩下的人就待在山谷里,一切顺利还好,要是伏击不顺利,他们就跟着老排长谢仁贵直接翻山走人。姚纤苒楞了一会,还想犟几句,但看徐杰一脸严肃,话就憋了回去,只咕哝一句:“小屁孩,还充大个当起领导了。”
五分钟后,不用望远镜,就可以看到劫匪的身影了。当先一个骑士,后面跟着步卒,另一骑士却落在后面与牛车上的林珊珊说着什么。又过了一分钟后,劫匪队列后面三百米远处闪了三下光,徐杰知道那是赵勇诚用镜子在阳光下的反射通知他们,可以开始了。此时,劫匪呈一字队列在路上行进,离山口二百米,整个横截面完全暴露在山口监视中,正好在徐杰手中95半的射程中。他对身边段龙说:“段哥,准备好了,赵班长他们先开枪。他的枪口带着消声器,我们看到劫匪里有人倒下就交替掩护往下冲,一百米处开始射击。”又想了想对段龙说:“微冲调到短点射上,节省子弹。”
段龙咧嘴笑了,说:“以后叫我龙哥吧,听着威风!”
两人检查枪支,拉开保险时,突然听到耳边啪的一声枪响,转头就看到身后姚纤苒手中仿造56冒出浓烟。
徐杰瞪起了眼睛,姚纤苒自己也似乎有些被枪声吓住了,惊恐的张大了眼睛,嘴里嘟囔着:“你不是说准备好了么?”
徐杰低声骂了句娘,对段龙扬手说:“不管了,我们冲吧。”正说着呢,看到劫匪队列前面的骑士倒下马来,心知赵勇诚那边已开始射击。
冲锋前,他又对姚纤苒说了一句:“别在我们背后开枪。我才二十,还想留条命呢。”心想,不是把他们子弹都收缴了么,姚纤苒什么时候藏了一颗?他正寻思的时候,段龙已冲出快十米,心里不免又冒火,嘴里骂了句:“妈的,这打什么仗啊!”跟着蹿了出去。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6 18: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段龙怎么着也是刑警,警校学过交替掩护前进,跑了几步,还是等着徐杰跟了上来。两人快步交替前进,二百多米的距离很快跑过了一百米,劫匪队列里已倒下了三四人,他们乱做一团,四处找袭击从何而来。但也已有人看到了冲过来的他两,有弓箭手已张弓搭箭,徐杰咬了咬牙,说:“再冲五十米,抵近射击。”
这五十米似乎比前一百米距离长的多。有两三箭从他们身边掠过,带过的风声就在耳朵边响着。终于,一箭射在徐杰胸前,被他穿着的防弹服弹开,他借势向前翻滚扑倒在草丛中,大喊了一声:“射击!”手中95半跟着冒出火焰。
射箭的弓手被身后的子弹打到,一个大汉端着把双发猎枪突然从劫匪身后三十米的草丛中窜出,双发猎枪轰鸣,浓烟弥漫,一个端着大刀片子的劫匪随声倒地。段龙认得他是彭斌,心里骂一句“这货真他妈悍啊。”跟着微冲也扳动扳机,奔跑中呼吸不匀,前两枪放空,第三枪才打中一人。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8-17 04: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东东········感觉言情小说····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7 09: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luoxiaolong1989 发表于 2020-8-17 04:17
什么东东········感觉言情小说····

谢谢捧场,多提意见。
至于言情么,穿越者也需要感情调剂啊,毕竟,又不是机器猫。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7 11: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边开枪他还担心徐杰是不是受伤了?就见徐杰从草丛中爬起,跪式射姿,开了两枪,然后又向前蹿八九米,再开两枪。他枪法可比段龙好多了,几乎枪枪命中。
赵勇诚这时也蹿了出来,他向前蹿十余步开一枪,枪枪毙命。在他的掩护下,彭斌猎枪开了三枪打到三人,顺势冲进人堆里。他猎枪来不及再装子弹,调转枪口,抡起来砸到了身前拿着腰刀的一名劫匪,跟着闪过一名劫匪戳出来的枪杆,上去一个熊抱与劫匪玩摔跤。
徐杰段龙看着心惊,两人拼了命的跑,侵近劫匪后又是一轮速射。三十来名劫匪已打到了十七八人,剩下的十来个劫匪呆呆站着,眼神惊恐无助,甚至连逃跑的心思都吓忘记了。
徐杰看着遍地哀嚎的十几名劫匪,心中不忍,顺手把段龙还在扣扳机的微冲枪口抬高,一梭子子弹射向天空,跟着大喊一声:“双手举起,放下武器,保证你们不死。”
赵勇诚也赶到了徐杰身边,他哼了一声冷冷说:“没用的,他们能听懂么?”却也不再开枪。
突然又听彭斌一声大吼,将压在身上的劫匪推开,脸上喷满了血,站起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左手拿着一把军用匕首,兀自滴着血,右手又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砰砰砰”三枪,打到了三人。
肖玉听到第一下枪响的时候就知道有人来救他了。他跟那个穿长衫的还有脸上纹条蛇的被一根绳子拴在一起,枪响如炒豆劫匪乱如麻时,他拉着绳子向那两人示意,三人乘乱一起滚到牛车后藏了起来。这时看到劫匪死伤躺在地上大半,剩余堪堪十名劫匪聚在一起拿着武器簌簌发抖,彭斌拿着手枪还要继续射击,他扑了上去抓住彭斌胳膊说:“别开枪了,杀的人够多了,他们都投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7 20: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彭斌回头恶狠狠的瞪着他,脸上被血染透了,脸颊兀自滴着暗红色血滴,这份凶神恶煞般的神情吓坏了肖玉,他一哆嗦松开了手。彭磊还要向剩余劫匪开枪时,赵勇诚走了过来,紧紧抓住他要扳动扳机的手指,说:“大彭,行了。行动结束了,节省点子弹。”
彭斌沉默一会,收回了手枪,走到一旁从怀里摸出半截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劫匪近二十来号人躺倒在地上,有脑壳被掀飞的,有肚子被打穿肠子流出来的,有胸口被猎枪打个大洞的,有断胳膊断腿的,耳边全是垂死哀嚎声。肖玉眼前是被暗红色浸湿的大片土地。跟屠宰场没啥区别!他忍不住了,蹲在地上就呕,一直吐到胃酸,连胃液都快吐干净了。
牛车上爬下来的林珊珊也在吐。从山坳赶来的姚纤苒、方鲲鹏还有王源更是吐的一塌糊涂。徐杰胃里其实也在翻滚,他强忍着,身边的段龙倒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甚至还嬉笑着说:“当了好几年警察,啥样死人没看过,枪打的算好的了。”
听着这货二里吧唧的说辞,看着那十来号还站着的劫匪惊恐到麻木的眼神,徐杰无语了。他过去对肖玉说:“肖……肖哥,你,你还好么?他们没伤到你么?”
肖玉好容易抬起头,嘴边还挂着黄不黄白不白的粘液,有气无力的说:“我,我还好。就是你们也太狠了。开两枪吓吓他们,跟他们把我和林珊珊要回去就完了,你们这一顿枪,跟大屠杀似的!”
“狠?”赵勇诚听到后冷冷说:“要不是你跟林珊珊不听小徐指挥,骑着摩托瞎跑,有这事么?我们一共才多少子弹,全浪费在救你们身上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2: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肖玉低头无语,又看到个被掀开了半张脸的死人,剩下一个眼睛珠子掉出眼眶,似乎就瞪着自己,忍不住恶心又干呕起来。
赵勇诚的枪口依然对着剩下十名蜷缩在一起的劫匪,林珊珊说:“赵班长,能让我对他们说几句话么?”
赵勇诚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心想她什么时候学会宋朝方言了?不想林珊珊还真懂一些,她走上前去,嘴里呜哩呜喇,手势跟着不停挥动,竟然跟这群人沟通起来。也不知她对他们说了些啥,这些人突然抛去手中刀枪,哗的一下全跪下来向赵勇诚几个磕头。
有人能沟通就好办了。赵勇诚神经也松了下来,示意段龙继续将枪口对着劫匪,自己的95半却上了保险。正想着从兜边摸摸看还有抽剩的半截烟没,却听到身后马蹄声响起,一个劫匪从牛车下爬起,窜上车旁马匹,缰绳一紧,马蹿了出去。
看样子,是那个在牛车旁跟林珊珊搭讪的骑士。林珊珊喊了一声:“哎,我的手机……赵,赵班长,别开枪!”
赵勇诚想也不想,举起95,拉开保险,瞄准,正要扣下扳机时徐杰抓住了枪口,说:“班长,算了吧。今天杀的人够多了,不少这一个。”
赵勇诚看了徐杰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垂下了枪口。
骑士堪堪骑出七八十米,突听一声闷响,中枪从马上倒了下来。徐杰赵勇诚回头看去,见身后二十多米处,谢贵仁父子站在漫过膝盖的草丛中。谢贵仁手中的仿造56枪口兀自冒着黑烟,老头向这边笑了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狠人啊!赵勇诚跟徐杰用眼神对着话。快一百米距离,不带膛线黑火药枪,立姿射击高速移动中人体,一枪中靶,他们两人谁都不能保证有百分之六十把握。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5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伏击战圆满结束,赵勇诚还是那副死人脸,一人走到河边看河水流淌,抽烟,擦枪。徐杰一下不知道怎么办了,耳边听着受伤劫匪们哀嚎的声音,心乱如麻。一块石子飞过来砸到了他,林珊珊离他七八米,抿着嘴笑。不知怎么的,每次看到林珊珊他都有些脸红,有些结巴:“姗……姗姗姐,你没、没受伤吧?”
“我没事。”民工迷彩穿在林珊珊身上,怎么看着就那么飒爽呢?她笑着说:“我就知道,小兵哥哥最关心我了,我要有什么危险,小兵哥哥一准救我。不过,那些俘虏怎么办呢?”
“俘、俘虏啊,放他们走吧,还能养着他们去?”徐杰又小声嘟囔了一句:“那个,姗姗姐,能不能别叫我小兵哥哥了,我比你小……”
“嗨,是嫌姐老了么?”看徐杰越发脸红不知所措,她笑的更欢畅暧昧了:“你叫我姐,我叫你小兵哥哥,我们都不亏是不?不说这个了,那些俘虏可不能放。勘察小组不还有一项与原生古人接触的任务么?这些俘虏不都现成原生古人么?王参谋划着种田,还要盖房子,这些俘虏可是紧缺的人力资源。姐得批评你一句,你做计划得有前瞻性,伏击之后怎么收尾怎么打扫战场难道部队没教过你么?哎,看你这一会也忙的,姐好心帮你安排收尾工作吧。不用谢,姐跟你啥关系!”
“哪,哪好吧!谢谢姗姗姐了。”徐杰有点懵。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8-18 19:35: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跟新吗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20: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都会更新的谢谢捧场,多提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0-8-18 23: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说的是,里面军队和警察的上下级关系混乱,
再一个,营级指挥的能力也太差了点。
我明白你的意思,在另一个世界回复秩序,可是你写的也太差劲了,
至少军人看到老兵肯定有一个老班长吧,尊重呢?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9 08: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殚精竭虑A 发表于 2020-8-18 23:53
我想说的是,里面军队和警察的上下级关系混乱,
再一个,营级指挥的能力也太差了点。
我明白你的意思,在另 ...

这个,自辩一下,我是这么想的,王青杨虽然是个营级指挥官,可他退役十多年了,身上军人味也淡了不少,商场上都快混油腻了,短时间内突然回归指挥官角色,指挥军事行动,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熟悉业务吧?他能最短时间组织起来一支小分队,我个人觉得已经挺不错的了。
到现在为止,我只写了两场军事行动,第一场是夜间行军,攻破山民寨子,多半都是退役兵,都退役好多年了,而且大部分都还不是作战部队出来的,我想着有些混乱也是正常的吧?另一场是伏击,正经军人就两个,带了一个警察,一个不明来历自己说自己当过雇佣兵的……身后还有一堆拖后腿的……
嗯,还有个老兵。可能就是你说的老班长吧,这个老兵我设定他开始的性格就是不爱言语,也低调,不爱出头,特别土气,平常不拿枪的时候你看着就想一个平常老农民。而且徐杰我感觉还是尊重他的吧,行动前问他主意,征得他同意。
最最关键的是,他打过越战以及所谓的老排长,都是他儿子嘴里出来的,谁知道是不是在吹牛。这批人基本上全是陌生人,陌生人有个很要命的问题,怎么建立互信。又突然之间碰到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人人心里都存着狐疑,对对方都有防范,比如说,王青杨说他是营级指挥官,大家是不是心里得打个疑问啊?人的来源复杂,自主性都又特别强,你在一开始就用强力把他们扭在一起,怕会引发不少骚乱吧?甚至会出现伤亡情况。这么一群人,没有统一的信仰和目标,你刚开始就埋下互恨和埋怨的种子,怎么着也都不利于以后一起共事吧。
所以,我开始写的时候想着就是多强调一些凌乱,在凌乱里慢慢建立组织。所以警察可能弱化了一些。但实际而言,警察也不多,里面就两当官的,我不知道你所谓的上下级关系混乱是怎么来的。警察也是在任务执行后回途过程中莫名其妙的穿越了,他们也慌乱啊。警察是纪律部队,意味着他们是有命令和规矩来维持组织的,可瞬间没有了命令和规矩,也得犹疑不定啊。
这种情况下,在我相信中,谁能最短时间不犹疑、不多想,只看眼前事,不管原因、不想未来,谁就能先站出来。这个人其实无关身份,更主要的是他的性格。军人,也不意味着他在一个彻底混乱,没有上级、没有下级,不存在条例、规矩、也找不到敌人的局面下,就能最先站出来,梳理局面。
当然,我可能是刻意强调混乱了,笔力也有不到之处,还是多谢捧场,多提意见。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9 17: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剩余没受伤的劫匪们被能喷火的管子吓傻了,估计以为碰到山间妖怪了,他们鹌鹑一样挤在一起。林珊珊动起来风风火火,随身自带舔狗肖玉,又动员起了王源、方坤鹏等,收缴了劫匪们的武器,然后用勘察组带着的塑料长绳挨个拴在他们的脚腕上,把他们栓成了一链。这样的话既能保证他们跑不了,又给了他们一定自由活动空间,可以干活。
这些劫匪们随身家伙什倒比较全,还带着铁锹,可能是用来晚上扎营的。谢贵仁心好,带着他们刨了个大坑,将死了的人埋在一起。他甚至还专门指挥着劫匪堆出个坟堆样子,并在坟堆前插了根抽了一半的烟,以烟带香,祝他们黄泉安乐。
在谢贵仁埋人的时候,林珊珊则带着其他人处理受伤的劫匪。伤重眼看要死的,彭斌捡了根长枪,干脆利落的一人一枪,给他们个痛快。其他伤了胳膊、腿一时死不了的,林珊珊几人也没啥外伤处理经验,只能剪些干净布草草包扎了事。
谢贵仁埋好了这边的死人,又提议去把桑树林里那些被劫匪杀死的行商也给埋了,而且那边说不定也还有受伤没死可以救回来的。他心善,其他人就有些不愿意了,包括他儿子谢亚秋都不想再挪步。林珊珊倒挺支持谢贵仁,她带上肖玉,前面踏板开路,谢贵仁压着几个劫匪后面向桑树林哪里一路而去。他们走前,徐杰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95换给了谢贵仁,算是加了道保险。
看着他们一路而去的行列,徐杰总有一种鬼子扫荡的感觉,特别超现实。姚纤苒走到他身旁,撇着嘴说:“又被调戏了吧,我的小兵哥哥。林珊珊真够可以的啊,嘿,咋救了她,还要反过来谢她!”
“别咋,咋可不包括你。再有同样行动,你别添乱就行。”对付姚纤苒,徐杰就有骨气多了。
“哎,你个小兵蛋子……”姚纤苒还要再跟徐杰斗几句嘴时,他却转身而去,走到河边,与赵勇诚、彭斌一起对着抽烟观河景。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8-19 20:2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ANSTS 于 2020-8-20 17:43 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朝论坛 ( 辽ICP备16018295号-1省举报入口

GMT+8, 2021-4-18 17:27 , Processed in 0.049593 second(s), 64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