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收起左侧

西夏的坐大,宋真宗和刘太后应该难辞其咎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6 17:4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jingtaizu 于 2021-4-6 17:45 编辑
硝烟散尽复归来 发表于 2021-4-6 14:39
宋朝初年,西北局面真是积重难返。
东北也是自契丹崛起以来。
非出圣主不可。 ...

你这个依靠“圣人”的想法就是南辕北辙……

正在争取的是“势”,实际上就是生产力的碾压。

而唐末后觉得势力不行了,本质上是汉地社会生产力进步基本进入了停滞,你停了别人在进步,你还能乖别人进步的太快了受不了,得停停?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7:54: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dajingtaizu 发表于 2021-4-6 17:44
你这个依靠“圣人”的想法就是南辕北辙……

正在争取的是“势”,实际上就是生产力的碾压。

唐末后汉地生产力停滞?发生“农业革命”的宋朝情何以堪?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1-4-6 17: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德明在位时,宋军时不时到西夏地界上武装游行一下,使其始终不能全力开拓河西,又或者在西夏主力西征时趁机去减个丁啥的,不知道有没有可行性……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8: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veauz 发表于 2021-4-6 17:54
唐末后汉地生产力停滞?发生“农业革命”的宋朝情何以堪?

人均资源占有量下降,农业生产工具的革新也没了(到新中国成立时,农民使用的农具还是1000年前就定型的东西),后面是量而不是质的发展——或许用“内卷”更合适。
回复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8:46: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征华伐日小棒棒 发表于 2021-4-6 17:54
如果德明在位时,宋军时不时到西夏地界上武装游行一下,使其始终不能全力开拓河西,又或者在西夏主力西征时 ...

只要下决心长期投入资源,早点把横山进筑搞出来就行。西夏问题最主要的失策是真宗后期和仁宗都没心气,搞得重复发明轮子。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8:53: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暗剑23 发表于 2021-4-5 17:23
不起事就是被宋廷削藩后逐步消化掉呗,历史上投靠宋朝的党项部落也不少,其中一个还发明了神臂弓 ...

最终历史上也是最晚到明朝就被同化消亡了啊,啥有民族特色的东西都没有留下来,弘治时河北地区还有会使用西夏文字的人存在,但法律或政治上党项人早就不作为民族存在了,不能指望人间所有政权都像我朝这样对少民异族如此通融宽厚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9: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元年春王正月 于 2021-4-6 19:55 编辑
dajingtaizu 发表于 2021-4-6 10:20
其实你要从当时关西的地理、气候和人文状况来考虑。

今天我们会认为从西安到银川和从西安到开封没有什么 ...

提一点,西北的藩化根本不是从安史之乱后吐蕃入侵开始的好吧,谈西夏史的把党项吐蕃这种多民族优势当成什么前所未有的独特案例,未免过了:


江统,字应元,陈留圉人也。祖蕤,以义行称,为谯郡太守,封亢父男。父祚,南安太守。统静默有远志,时人为之语曰:"嶷然稀言江应元。"与乡人蔡克俱知名。袭父爵,除山阴令。时关陇、屡为氐、羌所扰,孟观西讨,自擒氐帅齐万年。统深惟四夷乱华,宜杜其萌,乃作《徙戎论》。其辞曰:

夫夷蛮戎狄,谓之四夷,九服之制,地在要荒。《春秋》之义,内诸夏而外夷狄。以其言语不通,贽币不同,法俗诡异,种类乖殊;或居绝域之外,山河之表,崎岖川谷阻险之地,与中国壤断土隔,不相侵涉,赋役不及,正朔不加,故曰"天子有道,守在四夷"。禹平九土,而西戎即叙。其性气贪婪,凶悍不仁,四夷之中,戎狄为甚。弱则畏服,强则侵叛。虽有贤圣之世,大德之君,咸未能以通化率导,而以恩德柔怀也。

当其强也,以殷之高宗而惫于鬼方,有周文王而患昆夷、猃狁,高祖困于白登,孝文军于霸上。及其弱也,周公来九译之贡,中宗纳单于之朝,以元成之微,而犹四夷宾服。此其已然之效也。故匈奴求守边塞,而侯应陈其不可,单于屈膝未央,望之议以不臣。是以有道之君牧夷狄也,惟以待之有备,御之有常,虽稽颡执贽,而边城不弛固守;为寇贼强暴,而兵甲不加远征,期令境内获安,疆埸不侵而已。


及至周室失统,诸侯专征,以大兼小,转相残灭,封疆不固,而利害异心。戎狄乘间,得入中国。或招诱安抚,以为己用。故申、缯之祸,颠覆宗周;襄公要秦,遽兴姜戎。当春秋时,义渠、大荔居秦、晋之域,陆浑、阴戎处伊、洛之间,鄋瞒之属害及济东,侵入齐、宋,陵虐邢、卫,南夷与北狄交侵中国,不绝若线。齐桓攘之,存亡继绝,北伐山戎,以开燕路。

故仲尼称管仲之力,嘉左衽之功。逮至春秋之末,战国方盛,楚吞蛮氏,晋翦陆浑,赵武胡服,开榆中之地,秦雄咸阳,灭义渠之等。始皇之并天下也,南兼百越,北走匈奴,五岭长城,戎卒亿计。虽师役烦殷,寇贼横暴,然一世之功,戎虏奔却,当时中国无复四夷也。


汉兴而都长安,关中之郡号曰三辅,《禹贡》雍州,宗周丰、镐之旧也。及至王莽之败,赤眉因之,西都荒毁,百姓流亡。建武中,以马援领陇西太守,讨叛羌,徙其余种于关中,居冯翊、河东空地,而与华人杂处。数岁之后,族类蕃息,既恃其肥强,且苦汉人侵之。永初之元,骑都尉王弘使西域,发调羌、氏,以为行卫。

于是群羌奔骇,互相扇动,二州之戎,一时俱发,覆没将守,屠破城邑。邓骘之征,弃甲委兵,舆尸丧师,前后相继,诸戎遂炽,至于南入蜀汉,东掠赵、魏,唐突轵关,侵及河内。及遣北军中候朱宠将五营士于孟津距羌,十年之中,夷夏俱毙,任尚、马贤仅乃克之。此所以为害深重、累年不定者,虽由御者之无方,将非其才,亦岂不以寇发心腹,害起肘腋,疢笃难疗,疮大迟愈之故哉!


自此之后,余烬不尽,小有际会,辄复侵叛。马贤忸忲,终于覆败;段颖临冲,自西徂乐。雍州之戎,常为国患,中世之寇,惟此为大。汉末之乱,关中残灭。魏兴之初,与蜀分隔,疆埸之戎,一彼一此。魏武皇帝令将军夏侯妙才讨叛氏阿贵、千万等,后因拔弃汉中,遂徙武都之种于秦川,欲以弱寇强国,扞御蜀虏。此盖权宜之计,一时之势,非所以为万世之利也。今者当之,已受其弊矣。"


夫关中土沃物丰,厥田上上,加以泾、渭之流溉其舄卤,郑国、白渠灌浸相通,黍稷之饶,亩号一钟,百姓谣咏其殷实,帝王之都每以为居,未闻戎狄宜在此土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戎狄志态,不与华同。而因其衰弊,迁之畿服,士庶玩习,侮其轻弱,使其怨恨之气毒于骨髓。至于蕃育众盛,则坐生其心。以贪悍之性,挟愤怒之情,候隙乘便,辄为横逆。而居封域之内,无障塞之隔,掩不备之人,收散野之积,故能为祸滋扰,暴害不测。此必然之势,已验之事也。


当今之宜,宜及兵威方盛,众事未罢,徙冯翊、北地、新平、安定界内诸羌,著先零、罕并、析支之地;徙扶风、始平、京兆之氐,出还陇右,著阴平、武都之界。廪其道路之粮,令足自致,各附本种,反其旧土,使属国、抚夷就安集之。戎晋不杂,并得其所,上合往古即叙之义,下为盛世永久之规。纵有猾夏之心,风尘之警,则绝远中国,隔阂山河,虽为寇暴,所害不广。是以充国、子明能以数万之众制群羌之命,有征无战,全军独克,虽有谋谟深计,庙胜远图,岂不以华夷异处,戎夏区别,要塞易守之故,得成其功也哉!


难者曰:方今关中之祸,暴兵二载,征戍之劳,老师十万,水旱之害,荐饥累荒,疫疠之灾,札瘥夭昏。凶逆既戮,悔恶初附,且款且畏,咸怀危惧,百姓愁苦,异人同虑,望宁息之有期,若枯旱之思雨露,诚宜镇之以安豫。而子方欲作役起徒,兴功造事,使疲悴之众,徙自猜之寇,以无谷之人,迁乏食之虏,恐势尽力屈,绪业不卒,羌戎离散,心不可一,前害未及弭,而后变复横出矣。


答曰:羌戎狡猾,擅相号署,攻城野战,伤害牧守,连兵聚众,载离寒暑矣。而今异类瓦解,同种土崩,老幼系虏,丁壮降散,禽离兽迸,不能相一。子以此等为尚挟余资,悔恶反善,怀我德惠而来柔附乎?将势穷道尽,智力俱困,惧我兵诛以至于此乎?曰,无有余力,势穷道尽故也。然则我能制其短长之命,而令其进退由己矣。夫乐其业者不易事,安其居者无迁志。方其自疑危惧,畏怖促遽,故可制以兵威,使之左右无违也。迨其死亡散流,离逷未鸠,与关中之人,户皆为仇,故可遐迁远处,令其心不怀土也。

夫圣贤之谋事也,为之于未有,理之于未乱,道不著而平,德不显而成。其次则能转祸为福,因败为功,值困必济,遇否能通。今子遭弊事之终而不图更制之始,爱易辙之勤而得覆车之轨,何哉?且关中之人百余万口,率其少多,戎狄居半,处之与迁,必须口实。若有穷乏糁粒不继者,故当倾关中之谷以全其生生之计,必无挤于沟壑而不为侵掠之害也。


今我迁之,传食而至,附其种族,自使相赡,而秦地之人得其半谷,此为济行者以廪粮,遗居者以积仓,宽关中之逼,去盗贼之原,除旦夕之损,建终年之益。若惮暂举之小劳,而忘永逸之弘策;惜日月之烦苦,而遗累世之寇敌,非所谓能开物成务,创业垂统,崇其拓迹,谋及子孙者也。


并州之胡,本实匈奴桀恶之寇也。汉宣之世,冻馁残破,国内五裂,后合为二,呼韩邪遂衰弱孤危,不能自存,依阻塞下,委质柔服。建武中,南单于复来降附,遂令入塞,居于漠南,数世之后,亦辄叛戾,故何熙、梁槿戎车屡征。中平中,以黄巾贼起,发调其兵,部众不从,而杀羌渠。由是於弥扶罗求助于汉,以讨其贼。仍值世丧乱,遂乘衅而作,卤掠赵、魏,寇至河南。建安中,又使右贤王去卑诱质呼厨泉,听其部落散居六郡。咸熙之际,以一部太强,分为三率。泰始之初,又增为四。于是刘猛内叛,连结外虏。近者郝散之变,发于谷远。

今五部之众,户至数万,人口之盛,过于西戎。然其天性骁勇,弓马便利,倍于氐、羌。若有不虞风尘之虑,则并州之域可为寒心。


荥阳句骊本居辽东塞外,正始中,幽州刺史毌丘俭伐其叛者,徙其余种。始徙之时,户落百数,子孙孳息,今以千计,数世之后,必至殷炽。今百姓失职,犹或亡叛,犬马肥充,则有噬啮,况于夷狄,能不为变!但顾其微弱势力不陈耳。


夫为邦者,患不在贫而在不均,忧不在寡而在不安。以四海之广,士庶之富,岂须夷虏在内,然后取足哉!此等皆可申谕发遣,还其本域,慰彼羁旅怀土之思,释我华夏纤介之忧。惠此中国,以绥四方,德施永世,于计为长。


帝不能用。未及十年,而夷狄乱华,时服其深识。

我就明白说,难道党项吐蕃各种部落并存人口优势的态势比之前东汉到魏晋南北朝,羌人氐人部落到处满坑满谷,关中都胡人过半比,真的有啥前无古人吗?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0: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元年春王正月 于 2021-4-6 20:06 编辑
风前几人老 发表于 2021-4-5 22:59
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宋军当时已经不具备“限制”夏人的力量了,出动禁军征伐败回来了,唯一能指望的是 ...
自己先军事白痴瞎指挥以不足的力量多路分兵去和老天爷对抗导致军事惨败,后儿子是败家子割地求和绥靖政策,当然不具备限制力量了。
宋太宗这次五路援夏和日后宋神宗五路伐夏一样,都属于并非真力不能及,而是军事白痴指挥弄得一塌糊涂的结果。
我就纳闷了,明知道瀚海不好走,为啥非要走?
又不是只有这一条路,集中兵力走更好走的路支援不香吗?
非要玩这种超过后勤能力违背自然条件的纸面宏大部署。
宋太宗真军事三流人物。



咸平春,继迁复表归顺,,真宗乃授夏州刺史、定难军节度、夏银绥宥静等州观察处置押蕃落等使加邑千户,实封二百户,益功臣号,乃放张浦还。复遣押衙刘仁谦表让恩命,诏不允,赐仁谦锦袍、银带。寻遣弟继瑗来谢恩,授继瑗亳州防御使,封继迁母衞慕氏衞国太夫人,子德明为定难军节度行军司马。未几,复抄边。
……………………………………………………………………………………………………………………
唯名与器不可以假人,为什么魏国谋臣反对封孙权吴王啊都忘记了?

上来就绥靖到这地步,割地苟合之心昭然若揭,对比几百年后明宣宗,就是一路货色。




四年,麟府副部署曹璨率熟户兵邀继迁辎重于柳拨川,杀获甚衆。九月,来攻破定州、怀远县及堡静、永州,清远军监军段义叛,城遂陷。
五年三月,继迁大集蕃部,攻陷灵州,以为西平府。
…………………………………………………………………………………………………………………………
老说瀚海如何如何,问题支援灵州又不是走瀚海沙漠一条路,为啥不集中全力走方便的道路而要分兵走瀚海呢?而且对宋来说,如果说能保住灵州,那让李继迁占据夏州无非是吃进去的吐出来,历史后唐不就这么做了一次。

但是灵州丢了,夏州就绝不应该还给李继迁,那等于原来的定难军真的扩张到难以复制了。

藩镇林立的局面绝不容许藩镇兼并扩张是第一位的好吧。



六年春,遂都于灵州,诏遣张崇贵、王涉议和,割河西银、夏等五州与之。
……………………………………………………………………………………………………………………………………………………
丢了灵州再送银夏,真败家子一个无疑,然后:


六月,复以二万骑围麟州
………………………………………………………………………………
绥靖政策结果就是人家得寸进尺。


诏金明巡检李继周击之。围未解,麟州部署请济师,真宗阅地图曰:「麟州依险,三面孤绝,戮力可守,但城中乏水可忧耳。」乃遣兵走援。继迁果据水砦,薄城已五日,知州衞居宝出奇兵突战,缒勇士城下,城上鼓噪,矢石如注,杀伤万余人,继迁乃拔去。
………………………………………………………………………………………………………………………………………………
所以到底为啥要割地议和啊?


遂率衆攻西蕃,取西凉府,都首领潘罗支伪降,继迁受之不疑。罗支遽集六谷蕃部及者龙族合击之,继迁大败,中流矢。八月,复聚兵浦洛河,声言攻环州,诏张凝等分兵以待之。景德元年正月二日卒,年四十二,子德明立。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0:20: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dajingtaizu 发表于 2021-4-6 18:17
人均资源占有量下降,农业生产工具的革新也没了(到新中国成立时,农民使用的农具还是1000年前就定型的东 ...

你确定说的是宋朝?所谓生产力只有产量增长,没有质的提升,公认是明清时期的事。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1: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指的是7世纪开始的第二轮
江统的时代是第一轮,那时候已经把河套八郡放弃掉了,包括魏国开拓的上郡这种郡县管理几百年的地方。
回复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3: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元年春王正月 发表于 2021-4-6 20:02
自己先军事白痴瞎指挥以不足的力量多路分兵去和老天爷对抗导致军事惨败,后儿子是败家子割地求和绥靖政策, ...

莫名其妙~

首先,至道二年五路进讨的目的是为了解围,起因单纯是李继迁出动万把人围了只有几千守军的灵州,最初的作战计划就是就地发三路兵马攻打李继迁后方迫使他回援,赵二觉得不保险,安排了五路人马进讨,核心目的依然是解围灵州,运气好把李继迁扬了也是好事。
何况此战宋军虽然三路失期,但依然击溃了李继迁部~
“两路合势破贼于乌、白池,斩首五千级,生擒二千馀人,获其酋未慕军主、吃罗指挥使等二十七人,马二千匹,兵器铠甲万数,贼首李继迁遁去。”

另外这仗跟赵二是军事白痴瞎指挥有半毛钱关系?他的方案就是五路分道进军到盐池同李继迁决战解围,中规中矩,结果只有听话的王超和范廷召按约定到位也顺利击溃了李继迁~剩下的三路,张守恩是遇见敌军没打就回家了根本没继续走,李继隆胆子更大,边将卢斌告诉李继隆说我知道李继迁老窝在哪咱一起去抄了吧,李国舅直接上书赵二说:我这路去灵州道不好走,我直接去抄李继迁老家了,我走了哈~然后真走了,半路上还把丁罕一路人马也拉过来,结果无功而返~就这赵二又是手书又是派人都没把他拽回来,最后只能对着他弟弟一顿骂~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3:27: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御坂10411 发表于 2021-4-6 23:16
莫名其妙~

首先,至道二年五路进讨的目的是为了解围,起因单纯是李继迁出动万把人围了只有几千守军的灵 ...

那个年代的交通通讯条件相信啥约期进攻分进合击,不是军白也是军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3: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元年春王正月 发表于 2021-4-6 20:02
自己先军事白痴瞎指挥以不足的力量多路分兵去和老天爷对抗导致军事惨败,后儿子是败家子割地求和绥靖政策, ...

咱敢稍微看点史料再在这里扯驴皮么?


灵州居平夏西北,南去镇戎约五百里,东去环州六、七日程,中隔瀚海,数百里乏水草,烽火、亭障不相望,若聚众急攻,早已不守。
灵州介在河上,隔绝一方,保吉制瀚海之冲,断飞挽之路。关右二十五州之民,为转输死者十馀万人,而刍粮二十五万,到者不十之三。

真有更方便的路还用得着你去发现?宋人怕是睡觉都能笑醒,就算不看史料,地图总会看吧?
距离灵州最近,有现成交通线的只有镇戎和环州,粮运只能从这里出发~
方便的道路,你给发明一条呗~
灵州.jpg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3: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元年春王正月 发表于 2021-4-6 23:27
那个年代的交通通讯条件相信啥约期进攻分进合击,不是军白也是军白了。 ...

笑喷~

对,五路大军进围垓下的韩信是军白~
六路出击东突厥,三路合击高句丽的唐太宗是军白~
朱八八同时北伐南征,已然不知细分多少路了,大军白~


嗯,我记得拿破仑也是分进合击约期合兵的好手,嗯,也是军白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00: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御坂10411 于 2021-4-7 12:19 编辑
元年春王正月 发表于 2021-4-6 20:02
自己先军事白痴瞎指挥以不足的力量多路分兵去和老天爷对抗导致军事惨败,后儿子是败家子割地求和绥靖政策, ...
上来就绥靖到这地步,割地苟合之心昭然若揭,对比几百年后明宣宗,就是一路货色。

绥靖个头
李继迁请降又不是一回两回,赵二时代就降了不下一次了~而且降了也什么都不给,这波请降之后李继迁还上书要求归还夏州,真宗理都没理~
朝廷屡次纳降,外族降而复叛这已经是中国历史的保留节目了,除非条件太过分,哪怕知道不可靠中原王朝都很少有不受降的,从汉唐就这毛病~
实际上至道三年这次请降之前李继迁已经快被打出狗脑子了~宋庭也是觉得这次总该消停了吧。



定难五州尽在横山以北,对西夏来说是老家,是链接横山与灵夏平原的基地,对宋来说如果不控制横山则五州与飞地无异,强行蹲坑五州等于养五个小灵州,纯属给自己放血,长远来讲,李继迁盘踞横山的时候五州尚且来回争夺,拿下灵夏这个几乎不受威胁的大后方之后五州更不可能守住。


反过来,如果赵宋实控住横山,五州这种背靠衡山吸血,极端点夏州这种鸟不拉屎的沙漠能不能自己活下去都是问题~
对赵宋来说,与其盯着本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五州眼红,还不如奔回起点以西北为基地慢慢吃横山才是正确的思路~虽说实际操作的晚了点~但灵州沦陷后放弃本就丢了一半的五州,除了不好听,反倒是亡羊补牢的举动~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07:37: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ameboy 于 2021-4-7 07:39 编辑
元年春王正月 发表于 2021-4-6 23:27
那个年代的交通通讯条件相信啥约期进攻分进合击,不是军白也是军白了。 ...

你这话就是抬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07:44: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看过一篇论文 在救援灵州的路线问题上太宗确实存在问题 后期才想起来不走瀚海路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09:57: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元年春王正月 发表于 2021-4-6 20:02
自己先军事白痴瞎指挥以不足的力量多路分兵去和老天爷对抗导致军事惨败,后儿子是败家子割地求和绥靖政策, ...

送不送银夏根本无所谓,早在太宗时期李继隆就指出夏州沙漠,李继迁根本无法自足,要靠横山供粮,在银夏和李继迁玩捉迷藏根本是费师糜饷,不如在横山筑堡以绝李继迁粮道。

灵州丢失后真宗同时玩了两手,一是与李继迁议和,二是命李继隆的弟弟李继和主持横山进筑。事实上相比于他老子,反而是他在党项问题上做得更好,扎扎实实的把实控区往北推了几十里。他最大的问题是澶渊之盟后没了心气,不愿在边事上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资源。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2: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御坂10411 于 2021-4-7 12:44 编辑
打虎英雄蒋经国 发表于 2021-4-7 07:44
记得看过一篇论文 在救援灵州的路线问题上太宗确实存在问题 后期才想起来不走瀚海路 ...

去灵州的路是有几条,如果是援军解围,的确不必非得走瀚海路,但是运粮只有这条路最近最稳定(相对而言)~非走不可~
熙河开边之后宋军控制了河西,倒是可以经河西绕过瀚海~赵二真宗时期这里是六谷与党项的战场,不比瀚海安全,瀚海好歹有宋人的据点也就是清远军~所以灵州沦陷以清远军失守为重要标志~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5: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gameboy 发表于 2021-4-6 18:46
只要下决心长期投入资源,早点把横山进筑搞出来就行。西夏问题最主要的失策是真宗后期和仁宗都没心气,搞 ...

神宗要是不搞五路伐夏这种一锤子买卖,把这些资源拿来堡垒推进,估计徽宗的时候西夏就已经打下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5:5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至道(995-997)初年 ,灵庆路副都部署 、河外都巡检使杨琼在灵州大兴水利 ,积极疏浚沿黄河渠沟道 ,引水 “溉民田数千顷”,“户口四千余 ,课利四十五万贯”
大宋要是从969年就拿出这劲头修渠种田,估计灵州丢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7: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打虎英雄蒋经国 发表于 2021-4-7 15:52
至道(995-997)初年 ,灵庆路副都部署 、河外都巡检使杨琼在灵州大兴水利 ,积极疏浚沿黄河渠沟道 ,引水 “ ...

969年北宋还没有打下南唐吴越这俩膏腴之地,山西还有北汉要对付,哪有精力搞这个……
回复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19: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有没有人试着画过宋代西北地区的农牧区分布图,这样看着会很方便~~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朝论坛 ( 辽ICP备16018295号-1省举报入口

GMT+8, 2021-4-19 20:48 , Processed in 0.045462 second(s), 5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