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朝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dahuaxian
收起左侧

全国解放后人民政府接收KMT监狱是如何处理被监禁的非进步人士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6 18: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che 发表于 2021-4-6 08:54
50年代,我厂有人去苏联留学,实习时的车间主任是个杀死地主恶霸后搭船偷渡的山东人。他还私下问过中国留学 ...

这种应该没问题吧。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9: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bbbullet 发表于 2021-4-6 18:33
其实 宋何都找了太祖求情的,太祖说要先认错,陈死活不认当汉奸的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其实就算认错出来,也只是在外面治病罢了,继续坐牢,国家全包,要是出去,大概率是宋何掏腰包。汪家在内地的财产基本上都被没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9: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vqv1 发表于 2021-4-6 19:09
其实就算认错出来,也只是在外面治病罢了,继续坐牢,国家全包,要是出去,大概率是宋何掏腰包。汪家在内 ...

我个人觉得,她认错的话,会和溥仪一样,外出给个优待,应该不用宋何掏钱。溥仪是在 北京市植物园 当花匠,那地方以前是 御花园。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9:29: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vqv1 发表于 2021-4-6 17:31
你们啊,最好的例子,陈壁君都 不度娘一下,汪伪汉奸的级别是高点,但陈壁君高啊,以下度娘内容:
1949年4 ...

汪陈这些大汉奸的亲属都比较聪明,战后但凡能跑的都及时脚底抹油跑出境外了,周佛海的小儿子比较杯具,受其父牵连先后坐了近20年的牢,但这又能说什么呢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9:3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茗夜雨 发表于 2021-4-6 10:23
这位就是个例子:罗君强,汪伪高管,抗战胜利后国府判他无期,兔子一直关到64年给保外就医了

保外就医并不代表赦免吧,只是人道关怀给予治疗……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9: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bbbullet 发表于 2021-4-6 19:25
我个人觉得,她认错的话,会和溥仪一样,外出给个优待,应该不用宋何掏钱。溥仪是在 北京市植物园 当花匠 ...

溥仪可是被特赦的,毕竟还当过宣统皇帝嘛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9: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realjojo 发表于 2021-4-6 19:38
保外就医并不代表赦免吧,只是人道关怀给予治疗……

说的就是在这方面兔子还是承认国府判罚的,如果没发现新罪名给弄的更重的话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19:5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里德尔 发表于 2021-4-6 19:29
汪陈这些大汉奸的亲属都比较聪明,战后但凡能跑的都及时脚底抹油跑出境外了,周佛海的小儿子比较杯具,受 ...

他儿子是46年的党员,共谍。跑哪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0:0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无谍戴雨农 发表于 2021-4-6 19:57
他儿子是46年的党员,共谍。跑哪里去?

他儿子的确在抗战后参加了革命,但这改变不了他和他汉奸老爹的血缘关系啊。至于之后他为什么或以什么罪名被关那么久,那得问有关部门了,周佛海日记他写的序里也没有详细说,只说第一次被捕和潘汉年案件有关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0:45: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牵扯进了潘汉年的案子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1:19: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无谍戴雨农 发表于 2021-4-6 19:57
他儿子是46年的党员,共谍。跑哪里去?

汪陈两位先不说,可以确定的是周佛海在当上汉奸后利用职权给自己搜刮了相当多的硬通货财产,虽然大部分最后便宜了接收大员们了。他要想给儿子安排好后路应该是不难做到的,汪陈的子女战后都及时跑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1:25: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无谍戴雨农 发表于 2021-4-6 20:45
牵扯进了潘汉年的案子

小周在他爹去当汉奸时已经是18岁的成年人了,不是必须要被父母养活的小孩了,最后因为长期生活在汉奸家庭里被惩罚也无甚好说的了,不管潘汉年案件和他有什么关系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1: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里德尔 发表于 2021-4-6 21:19
汪陈两位先不说,可以确定的是周佛海在当上汉奸后利用职权给自己搜刮了相当多的硬通货财产,虽然大部分最 ...

他儿子把他爹留给他的钱,很多交了党费。后来穷到找他妈要钱。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2:46: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里德尔 发表于 2021-4-6 19:39
溥仪可是被特赦的,毕竟还当过宣统皇帝嘛

溥仪的罪名不是宣统而是康德……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6 22:50: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轻舟 发表于 2021-4-6 22:46
溥仪的罪名不是宣统而是康德……

他要是只当过康德没当过宣统那简直死定了,当然他要是没当过宣统也当不了康德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1: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bbbullet 发表于 2021-4-6 18:33
其实 宋何都找了太祖求情的,太祖说要先认错,陈死活不认当汉奸的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这事基本上是传言。
http://shszx.eastday.com/node2/n ... 4864/u1ai54230.html
澄清有关陈璧君的一段史实
提交时间:2012年8月30日 20:42  
徐家俊

    陈璧君——大汉奸汪精卫之妻,曾任国民政府中央监察委员。1946年4月被国民政府江苏高等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褫夺公权终身。1949年7月1日从苏州监狱移押到上海提篮桥监狱,1959年6月17日因病死于狱中。多年来,笔者在编史修志的过程中,通过查阅大量的文史、档案资料,并采访了当年曾经管理过陈璧君的多名管教干部,还采访了那时常到监狱送物、接见,最后为陈璧君处理后事的陈的远房亲戚谭文亮先生,遂以成文。文中不少史料为首次披露。

    10多年来,不少报刊、包括网络刊登了有关“陈璧君终身被囚之谜”的文章。该文称:新中国成立之后,宋庆龄、何香凝想拉陈璧君一把,1949年9月找到毛泽东、周恩来。毛泽东说只要陈璧君发个简短的认罪声明,中央人民政府可以下令释放她。当晚(9月25日晚上)宋庆龄、何香凝联名写信给陈璧君。由于陈拒绝认罪,还给宋庆龄、何香凝写了复信,因此陈璧君终身被囚。后来这段内容和宋庆龄、何香凝联名写给陈璧君的书信被不少汪精卫、陈璧君人物传记类书籍、互联网所引用,有的还对此作了发挥,而且流传面较广。我认为这段史实完全是无中生有的捏造,是一种篡改历史、歪曲事实的造假行为。

这段所谓“秘闻”始作俑者是“魏白”
    我通过认真核实,这段所谓的“秘闻”,始作俑者是“魏白”。他在一本由国防文化出版公司于1995年11月出版的《审判汪伪汉奸,国共两党惩奸纪实》一书中,首先胡编了这段史料。而且请大家注意,这本书的作者署名是魏白“编著”,而不是“著”。其中含义大有差别。(魏白先生后来在黄河出版社也曾编著、出版了好几本有关解放军军史方面的书籍,如《四野十大虎将传奇》等)。《审判汪伪汉奸》全书各章、各篇标题多为故弄玄虚的“某某之谜”,如汉奸政权垮台之谜、汉奸叛逆入狱之谜、汪精卫逃脱审判之谜、日寇凶手引渡南京伏法之谜、走狗恶棍先期暴毙之谜、陈璧君终身被囚之谜,等等。
    书中所引用的资料没有任何出处。有人怀着猎奇心理,通过以讹传讹,又扩大了传播面。这种不实的内容,既误导了读者,客观上又抬高了陈璧君的人品。同时又对历史人物的研究造成混乱,给史学界造成了很坏影响。史学研究和人物传记的撰写一定要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切忌弄虚作假,违背史实的现象。

现存档案材料中根本找不出相关信件
    陈璧君在提篮桥监狱中最大的思想问题是不服国民政府对她的判决。她拿的是国民政府的判决书,一直希望解放后人民政府对她重新审判。她甚至多次说过,也书面写过这样的话:“我申请人民法院重审我,我愿死在人民的判决下,不愿偷生在蒋贼(蒋介石)所判的无期徒刑中。”由于种种原因,陈璧君包括提篮桥监狱在押的原国民政府判决的其他汉奸犯一直都没有改判过。(到1959年6月,陈璧君病亡该问题也没有解决)
    长期来,提篮桥监狱和上海市公安局劳改处对陈璧君的管理和她的日常生活都十分关注,对陈璧君服刑的情况,提篮桥监狱及其上级部门上海市公安局劳改处,常有专报、简报上报或转送上海市公安局领导,并抄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如1956年9月2日,当陈璧君病情稍有恶化,思想有所消极,劳改处就向市公安局的副局长杨光池、马金铮送发简报。又如,同年9月27日,劳改处又向市公安局领导报告陈璧君的病情报告。1959年6月,陈璧君死亡后,上海市公安局党组还写报告给上海市委汇报陈璧君病故的详细情况。如果中央领导机关或中央领导对陈璧君有什么具体批示,文件的运行路径肯定通过上海市公安局、市公安局劳改处逐级转递,而且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都应该有备案。现在上海市的政法机关保存完好的档案材料中,根本找不出宋庆龄、何香凝写给陈璧君的信。目前上海市监狱管理局档案室完整地保存着陈璧君服刑时的各种档案。陈璧君的改造档案和监狱的文书档案中都反映不出宋庆龄、何香凝写信给陈璧君,更没有要陈璧君发一认罪声明的原件或抄件,以及相关的线索资料。甚至陈璧君自己在监狱中所写的各种自传和思想汇报中,都没有提到这一内容。

陈璧君的管理人员从未听说过这件事
  按照监狱管理工作规程,政府机关来文或亲属来信,首先要经工作人员签收。经审阅后,再转交给服刑人员。特别是对时任国家重要职务,极有社会影响的宋庆龄、何香凝的来信不可能不作记载。多年来我曾经访问过1949年7月至1959年6月间,管理过陈璧君的监狱管理人员,她们表示过去从来没有听到过宋庆龄、何香凝写信给陈璧君的事情。而且在已经出版的各种《何香凝》、《宋庆龄》传记和《毛泽东年谱》,《周恩来年谱》和《宋庆龄年谱》中,也找不到相关的内容。
  由宋庆龄基金会、中国福利会编,人民出版社1999年12月出版的《宋庆龄书信集》(全书55.75万字),收录了1909年-1981年期间宋庆龄写给海内外各界人士953封书信。该《书信集》中也没有1949年9月25日,宋庆龄与何香凝合写的那封给陈璧君的书信。另外,由尚明轩、余炎光编,人民出版社1985年6月出版的《双清文集》(全书68万字),是廖仲恺、何香凝著作的合集,包括函电、书信、演说、诗词、公牍等。书中也同样查不到1949年9月25日,何香凝与宋庆龄合写给陈璧君的那一封书信。

当年的各类媒体也没有相关报道
  宋庆龄、何香凝为陈璧君一事,于1949年9月25日找毛泽东和周恩来一事没有事实根据。查《毛泽东年谱》,《周恩来年谱》和《宋庆龄年谱》均无记载。可以查到的是1949年9月25日毛泽东出席新政协会议,当天晚上在中南海召集关于国旗、国徽、国歌、纪年、国都等问题协商座谈会。宋庆龄在1949年9月21日至30日期间出席了新政协全体会议,在会上发表了讲话,并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9月26日,宋庆龄出席中苏友好协会总会筹备委员会和中华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在北平协和医学院礼堂的集会,纪念苏联科学家巴普洛夫诞辰100周年。另外,当时各媒体上也没有1949年9月25日,宋庆龄、何香凝为陈璧君特赦之事找毛泽东、周恩来的内容,亦无毛泽东、周恩来会见宋庆龄、何香凝的记载。

服刑犯人出狱必须按照司法程序
    陈璧君长媳谭文素的弟弟谭文亮,他曾多次到提篮桥监狱探视并送书、送食品给陈璧君。1959年6月陈璧君病亡后,他又代表陈氏子女处理后事。10多年前,我曾访问过谭先生,详细询问过陈璧君的各方面情况。在访问和交谈中,谭文亮也从未谈到陈璧君所谓“拒绝认罪,被囚终身”的史实。我早在1995年-1996年间,在不少文摘类的报纸上看到这些虚假内容,为此写过一篇短文,驳斥了陈璧君所谓“拒绝认罪,被囚终身”的史实,发表在1997年2月1日上海的《党史信息报》的第2版上。也许有人没有看到,也许人微言轻,我所提出的事实和依据,没有得到造假者的纠正和相关媒体的重视。而陈璧君所谓“拒绝认错,宁愿坐牢终身”的史料,现在有的仍然在书刊和网络上流传。
       法律是严肃的,对人的定罪、判刑、收押、释放均要依法办事。新中国的司法实践中从来也没有听到过某个判处无期徒刑的犯人,只要发个悔过声明后,就可以恢复自由的事情。解放以来,1959年新中国成立10周年的时候,对部分犯人实行过特赦。1976年以后,也有过多次宽大释放。依照法律,服刑犯人只有通过司法部门的改判,撤销原判、减刑、假释、特赦或者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等法律程序才能出狱。所以,我们要对所谓“陈璧君被囚终身之谜”这类假史料、这类造假行为认真调查,肃清不良影响,澄清事实真相,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作者系中国监狱工作协会监狱史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上海市文史资料研究会会员,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史志办原主任)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1: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羊羽 发表于 2021-4-7 11:23
这事基本上是传言。
http://shszx.eastday.com/node2/node4810/node4851/node4864/u1ai54230.html
澄清有 ...

这个嘛,我能说一句,这种事情能留文字吗?肯定是要先传口信,各方都认可了再写文字啊,否则吃不到肉,就是一身骚。

我记得陈后来只是对 监狱对她的照顾很感谢。但是对 投靠日本人没啥悔悟,因为她觉得那个是 反蒋,不是 投敌。。。

你看,她还想翻案。
  陈璧君在提篮桥监狱中最大的思想问题是不服国民政府对她的判决。她拿的是国民政府的判决书,一直希望解放后人民政府对她重新审判。她甚至多次说过,也书面写过这样的话:“我申请人民法院重审我,我愿死在人民的判决下,不愿偷生在蒋贼(蒋介石)所判的无期徒刑中。”


我以前也贴过陈公博在法庭上的表演,显然大家都不想让他们再去折腾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2:17: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无谍戴雨农 发表于 2021-4-6 21:46
他儿子把他爹留给他的钱,很多交了党费。后来穷到找他妈要钱。

他妈也始终没有离开大陆,50年代好像还被捕过,最后死在上海,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2: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bbbullet 发表于 2021-4-7 11:34
这个嘛,我能说一句,这种事情能留文字吗?肯定是要先传口信,各方都认可了再写文字啊,否则吃不到肉,就 ...

问题在于他驳斥的文章,却声称宋、何写了信,还给出了全信内容,并引述了陈璧君回信内容片段。https://www.ixueshu.com/document ... 8947a18e7f9386.html
而这一切“没有任何出处”,不仅没有物证,也找不到人证,那么这个说法从何而来呢?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2:44: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羊羽 发表于 2021-4-7 12:41
问题在于他驳斥的文章,却声称宋、何写了信,还给出了全信内容,并引述了陈璧君回信内容片段。https://ww ...

他驳斥了a,可大家是在讨论B。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3: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bbbullet 发表于 2021-4-7 12:44
他驳斥了a,可大家是在讨论B。

宋、何说情和写信都无迹可寻,连带着陈不认罪也失去由来了。
关于“对 投靠日本人没啥悔悟,因为她觉得那个是 反蒋,不是 投敌”,该作者在其他文章谈到过,属于早期表现。
http://xmwb.xinmin.cn/html/2016-03/07/content_26_1.htm
陈璧君入提篮桥监狱初期……当监狱干部批驳陈璧君的谬论时,陈璧君还狡猾地说:我是反蒋,你们也是反蒋的,应该是同志。为什么你们和蒋介石一样对待我,把我关起来?竭力否认自己所犯的罪行。入狱初期,她还为了小事,竟绝食3天,与监狱干部相对抗。
————————
后来吞吞吐吐承认有罪,需要改造了(不过仍断不了自吹)。
http://xmwb.xinmin.cn/html/2016-03/08/content_29_1.htm
陈璧君在一份思想汇报中是这样开头的:“我听了3月15日的大课,结合董(必武)院长和罗(瑞卿)部长的讲话,我在当夜开始了检查反省,把自己一生的思想,从头回忆,挖掘我犯罪思想根源,它究竟是怎样孕生的。今后改造的方向、打算怎样?从什么时候起的,我曾否彻底坦白过,检举过。我曾否遵守监规院规。”
……
她在1957年一份思想汇报中这样写道:
我得不到报纸,我神志会不正常,不能冷静、清醒。在解放后的九年中,《解放日报》已成为我生命的重要元素了。我无它,我不能有生存的活力;我无它,食息都不能正常;我无它,我恨不即死。我无它,便把一个失了自由的人的痛苦涌现扩大起来……《解放日报》,它给我一切的光明、一切的新人新事,新品质、新道德。不论它的庄严和深奥的革命理论也好,通俗浅易的文字,或小品文也好,都能启发我,诱掖我步步向前,它有革命的理论,有党的战略、战策和政策……
我是一个诚诚恳恳渴望由革命真理来改造的人,我是一个隔离了“人间”十二年,求知欲很强的人。《解放日报》给我对于世界的怀疑,以无声的解答。我离不开《解放日报》,或未看完,给人拿去,我怎么能不痛心失望呢?怎么能不使我切盼自由和想立即死去呢?
http://xmwb.xinmin.cn/html/2016-03/09/content_29_1.htm
陈璧君在1955年7月的思想汇报中这样写道:
1949年7月1日,我到女监。初期是很不能心平气和的,以为成王败寇。但每天的《解放日报》和我幼子送进来的书,令我心平气和。知道共产党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事。后来看到毛主席的《论人民民主专政》后,我更心悦诚服了。更后来,我至友龙榆生又送来许多进步书来给我学习,且每月寄一封勉励我努力改造的信来,我更加了解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了。最近我忽然断了龙弟(指龙榆生——笔者注)的信和赠书,我以为他已逝世了。他是一个患有胃溃疡的江西万载人。昨日在《解放日报》上看到龙榆生的名字,我真是惊喜万分。启发我的第一个思想转变的人是我的幼子和龙弟。我从书报的学习、吸收、反省和先生们(指监狱干部——笔者注)的教育,更从广播的教育中得到更多的事实道理了。关于改造犯人思想的材料很丰富,有深奥的、有通俗的,都能适合各犯人的文化程度。我是一个自问很努力学习的人,也觉得恍如置身于革命大学,但可惜我的病亦随着我的年龄增加。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3:28: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羊羽 发表于 2021-4-7 12:41
问题在于他驳斥的文章,却声称宋、何写了信,还给出了全信内容,并引述了陈璧君回信内容片段。https://ww ...

这个统战杂志的文章是2004年登的,不过这个作者编的文章确实不够真实。如同那位监狱狱警所说,哪怕历史上真的存在宋何等人的求情,也不可能只凭毛周等人的一句话就把陈璧君这样重大的汉奸犯直接放了,像是溥仪都老实认怂地改造了10年才通过司法程序被特赦。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3: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羊羽 发表于 2021-4-7 13:04
宋、何说情和写信都无迹可寻,连带着陈不认罪也失去由来了。
关于“对 投靠日本人没啥悔悟,因为她觉得那 ...

如果说,有人帮陈说情减罪,这个不奇怪。陈和他们共事多年,都是女的,对蒋没好气。
不过肯定不用写信留痕迹,宋何的地位都很高,自己政治经验也很丰富,知道什么文字可以写什么时候可以写。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3:47: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里德尔 发表于 2021-4-6 20:09
他儿子的确在抗战后参加了革命,但这改变不了他和他汉奸老爹的血缘关系啊。至于之后他为什么或以什么罪名 ...

搞不好是跟潘私自会见汪精卫有关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5: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里德尔 发表于 2021-4-7 13:28
这个统战杂志的文章是2004年登的,不过这个作者编的文章确实不够真实。如同那位监狱狱警所说,哪怕历史上 ...

况且宋、何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下来阅历不算少,对陈本人的顽固性格也应有所了解。即使真的要求情(其他好说,做汉奸这事实在摆不上台面),也该先探听下陈本人的态度,再判断下一步行动。
如果真像《陈璧君终身被囚之谜》中所说,在不明其态度之时,就先跑去要来毛主席的首肯,再让陈断然拒绝碰一鼻子灰,显得也太莽撞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7:10: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毛刺1976 发表于 2021-4-7 13:47
搞不好是跟潘私自会见汪精卫有关

小周在抗战结束时才20出头,和汪的子女不一样,从未在汪伪政权里做过事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7: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bbbullet 发表于 2021-4-7 13:41
如果说,有人帮陈说情减罪,这个不奇怪。陈和他们共事多年,都是女的,对蒋没好气。
不过肯定不用写信留 ...

毕竟证有容易证无难。不过即使当时未留下书面信件及其他文字痕迹,没有物证总应有旁观者、当事人转述之类的人证。现在的问题就是,都没见到的。
所以说这事无法证明绝对不存在,然而目前也未见支撑宋、何求情及去信(无论书面或口头)的依据(人、物)。

无论如何反对蒋,都是中国内部的事,而勾结外敌性质完全不同了。全面抗战时,大伙再不痛快也还是捏着鼻子联蒋抗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7: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bbbullet 发表于 2021-4-7 11:34
这个嘛,我能说一句,这种事情能留文字吗?肯定是要先传口信,各方都认可了再写文字啊,否则吃不到肉,就 ...

她的思路其实是,她认定汪是国民党正统,而常作为伪政权无权审判她。现在正统是TG(这个她认可)。她希望借助TG来否定1940年到1949年常凯申政权的合法性。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7: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羊羽 发表于 2021-4-7 17:13
毕竟证有容易证无难。不过即使当时未留下书面信件及其他文字痕迹,没有物证总应有旁观者、当事人转述之类 ...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会先留证据的。所以肯定是先征求口头意见(探口风),再下文。所以去找有没有信,是肯定找不到的。

你见过谁捞人是敲锣打鼓的捞人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21-4-7 17: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morningbear 发表于 2021-4-7 17:15
她的思路其实是,她认定汪是国民党正统,而常作为伪政权无权审判她。现在正统是TG(这个她认可)。她希望 ...

不是的,陈再傻也不会以汪是正统来反驳,陈的理由是,他们投靠日本人,蒋介石投靠美国人,凭什么蒋不算卖国,汪要算。

你可以去翻翻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里面对那些人用来自我安慰的心理写的很清楚。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朝论坛 ( 辽ICP备16018295号-1省举报入口

GMT+8, 2021-4-19 19:39 , Processed in 0.055734 second(s), 6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